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农活CP的乡村爱情综艺档 12(结局)

*文:慕卿 

*#藏温#藏镜人X神蛊温皇

 *~世界第一初恋(/划掉)乡村爱情~“退休”教练和大明星的场合~,现代AU,下乡拍综艺,体验农村生活并且谈个土味十足的过家家。

LOF前章链接:1234567891011


***


  
 第十二章(结局)、拍摄杀青,从农村到城市也该开始一带一路的蜜月建设。


先导片上映后便意味着赞助商会变多,商家看中的是利益和回收价值,一旦投放广告也意味着节目可以走更远。

史艳文变得越来越忙,得知神蛊温皇回了城也至今仍未碰头,到了不得不交流的时候已经是第一期制作完毕的当口了,温皇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他刚与广告商洽淡完,史艳文知晓这回的代言人便是温皇自己。

“今天才有时间和温皇先生打声招呼。”史艳文温文尔雅,又有决策者风范,任谁都会为之侧目。

温皇本还在低着头认真查阅合同,闻言抬起头微微笑道:“若不是我因着你的描述对你的小弟感兴趣,说不定像史君子这样的才适合与温皇成为知己,毕竟志趣相投啊。”

史艳文轻轻扣案,良久后忽然道:“可你们已经不只是知己了,不是么?”

从几何时对方在自己面前的话题与在意点就越变越少了,越来越局限的范围指向的是哪个名字简直是一目了然的事,史艳文倒也不是顽固不化的人,不过一开始真的没想这么多,计划着若有谁能将一直待在乡下的人撵回来倒也是妙事一件,如此而已。

史艳文何尝不是心如明镜,只言片语也猜到个大概,对此难免对自己当初的决定咋舌,说到底谁也料想不到。

一通电话过去已经没人接了,剧组撤离史家大宅后应当恢复平静,能够松一口气之余却有人趁着前脚刚走后脚就行动,他不得不对神蛊温皇另眼相看。

像察觉到他在想什么,温皇不急不慢,“我是一个人回来的,史君子想从我这边了解到什么呢?”

“没什么。”史艳文舒展眉,“就不打扰温皇先生了,接下代言要更加繁忙了吧。”

“是的,无碍,这趟我很开心。”他殷切的笑声就像在等待什么人,揣着期盼与想念,修长高挑的身形消失在门口,日光吞噬了一切,将史艳文的沉吟隔断。

史艳文再次拨了拨电话,还是没人接,只得叹一口气。


※※※


奔波的城市中人们也在奔波,车水马龙盖住喧嚣,再找不到之前所见的一草一木,或者也有,可总是差了些什么。

温皇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里散步,停驻在蜂蜜店时他在细细思索原因,因为他并没有踏进门去,他还对提供烤鸡的摊子皱起了眉,也许想起了它们还站不住脚的可爱模样。

宽阔的街道上有人在看他,他于是将口罩拉得更紧,他还在肩膀上披了件防晒风衣,整个人如同干净利落的杀手,白得瘆人、也迷人。

最后他到达了教练馆,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有初来乍到的学员,还有离开后再次登门的老学员。

新任馆主手忙脚乱应付这些人,唯有一个男人立在中间冷着脸,眉宇间堆积的风雨快要炸开锅了,若是身负功体的江湖人,早一记大招扔出来了吧。

温皇杵在人群最后头歪着脑袋在看,细长的睫毛颤了几颤,洒下斑驳的来自苍穹之上明媚的绒色。

不说话的他好看得不可思议,而且他也只是戴了副眼罩而已,竟就有人不知他姓甚名谁了?

“罗碧,你在看什么?”馆主希望有人可以帮帮忙,“这些人都是冲你来的,谁知道你的退役通知书原来是可以作废的啊,而且我要怎么向别的教练交代,他们的人气远不如你……诶你别走啊。”

温皇看着离自己更近的那人,不由自主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皱,就好像随时可以整装待发一样。

“那些鸡苗苗怎么办?”而且他还关心着小生命。

藏镜人这才得以好好端量他。他说话时口罩也在一动一动,面静如水,眼底一闪即逝的狡黠却不能无视。

其实吧,那么多学员都冲着一个教练而来,那么藏镜人应该好好待个半天好好解释清楚才是,给学员们打一记强心针,可他一溜烟跑了,跑得飞快,根本没法捉住他。

“你们要报名就一个个来,记得自备零钱或者手机支付,培训期半年。”教练馆很久没有向外开设过场地,久而久之成了养老场所,所有教练都被外聘,馆主要打造训练馆也得一步一步来,哪能没学行先学跑。

风声呼呼咧咧,“不擅长走路”的温皇急急喘气,手心被持握得出了汗。

他俩终于在街角停下,他的口罩被拉开了——谁都看不清这是怎样的画面,他的脸被男人抬起的胳膊挡住,男人拉起他的风衣罩上彼此,他们就像是贴合在一起的并蒂莲。

“哈。”温皇这声笑发自内心。

藏镜人瞪着他可笑的挂在耳朵上的口罩,又盯向他被亲得红润的嘴唇,“笑什么?”

“车费让我来报销吧?我还没做过这种事,有点新鲜。”温皇从来不是会等人的家伙,他着实觉得这种经历奇特,奇特归奇特,接受得理所当然。

他俩开始肩并肩朝着一个方向走,按这条线路来看,终点是温皇的家。为了不让大明星被狗仔队的雷达探到,藏镜人将头上戴的帽子也扣他脑袋上,如此一来包得就像难民。

藏镜人这才淡道:“你知道明星效应么?”

“你这是在问我?”温皇无辜地眨眨眼。

”……“藏镜人深吸了口气,又道:“默默无闻的市民在什么情况下会出名?”

“比如他有个靠山,或有个亲戚。”温皇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径自分析。

藏镜人无语地瞧着他,末了也不知该摆什么表情。

温皇适时笑道:“也有可能……因为我?”

“哼!”

一点儿都不出名低调得过分的教练和教练馆,有朝一日被夸得上天还爆了地址,蓦然涨了诸多粉丝,硬是将官网论坛给挤爆。这样的明星效应,说实在的,藏镜人就经历了这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不是因为被认成史艳文,而是冲着他前来,吵着喊着要当他的学员的。

可压根不值得高兴。

“好友是觉得这回我让你成了绳子上的蚂蚱?可我和你一样,我也在这根绳上。”临近到家,温皇特意绕了远路,进了一趟厕所将风衣反穿,俨然是惯常的作为。

他一边说话一边拉着藏镜人往屋里走,偌大的空间是简洁明朗的摆设,浅色调包括窗帘包括他身上的着装,和藏镜人的一身黑截然不同。

“我有自己的住处。”藏镜人看着他忙前忙后还拿软垫铺在单人沙发上,这才开口。

温皇直起身,“在教练馆,史君子有跟我说。”

藏镜人眯起眼,“我还得回去。”

“可以,有那样的机会我也会回去。”

“神蛊温皇!”

温皇停下手里的动作,无奈地转过头。他的神色温暖,长时间的捣鼓让他的一张脸憋得有些红,光彩照人,他好像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勾起唇角乐了。

藏镜人后知后觉自己的初衷跟见兄长见侄子全没关系,他只是想看一看这个家伙吧,而退役通知书一旦被收回去,他便再无退路,得再任几年教练生涯。

他皱起眉,越皱越深,温皇忍不住要伸出手为他抚平,手腕却蓦然被扣住。

“怎么了?”温皇压着嗓子问。

藏镜人被他持续注视着快现出了原形,赶紧低声道:“先喂饱我,再想其他的。”

“哈。”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全文完)

评论(6)
热度(25)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