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神赤】破军之盾 4

*文:慕卿

*CP:#神赤#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

* 道友点文@夏樱洛 ,哨兵向导AU,强强,可能会分个几章。硬被逼着觉醒并且爱吐槽的低调攻X我就逼你觉醒了并且特别护自己人的女王受,OJBK!

前章回顾:123

*****

第四章、神秘的船客

 

东瀛本身就处于混乱状态,塔分多种,中央塔和区域塔,之外还有公会和零散组织,可以说,只要有哨兵向导的地方就伴随着硝烟争斗,因为就是战场。

西剑流人才辈出又能如何,他们一日没拿下地盘就不算是最大的赢家,如若不然炎魔幻十郎也不会野心勃勃想什么都分上一杯羹了。

商船上还有神秘人,这种角色放在坊间故事里不是大人物就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赤羽信之介发现是自己人后已经过去了半天。

身在异乡为异客,船进了国界就不再是故乡,失去就近了解一切的先机。

赤羽的状态并不太好,随着结合热的爆发,其他哨兵的情绪和他接触都会产生影响,疏导能力过强其实也有不好的地方,他会让他的哨兵分心……

好吧,“他的”这个形容一直是个坎,他们都在试图跨过去而不是只脚相碰。

“军师。”神田京一在他摇晃时扶了他一把,他不应该是这么孱弱的人,只是,他投来的目光很奇怪,灼热而且急促,甚至带有一些即将摆脱理智的冲动。

“铁骕求衣安排了人在船上。”赤羽倚在旁边喃喃自语,说出的话刚好是对方能够听见的分贝。

“他这么热心帮忙!”神田深知世上多尔虞我诈但也同时会去相信人心。

“嗯……”赤羽看他一眼,就不说他认为的人心是黑的还是白的了,改而问,“你方才去周围转了一圈,觉察出什么?”

“军师你什么都知道,哪还用我说?”

“神田京一!”

神田也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太有等级意识, 接收以及听从赤羽的命令成了他必要的事,一听立马就怂,正襟危坐开始汇报,这股反差就连赤羽也觉得好笑,便就扑哧一乐笑开了。

船上有多少人?

有多少敌人,还有多少好人,一贯是他们的认知,或者可以说是赤羽本身的认知,不管哪些人都到达不了他们面前,那就是说有人在暗地里帮他们解决。

赤羽很快想到所谓的“自己人”。

他没有与之打过照面,也不知他们有什么根底,他完全是通过猜测去证明铁骕求衣隔着苗疆这么远已经在向他投出了橄榄枝。

神田察言观色得出结论,“照这样看来,苗疆也有自己的心思。”

赤羽不置可否,“不是指的我,而是你。”

“我?”

确实,这不是第一根橄榄枝,这世界上只有利益才能将一段联系绑得更清楚更彻底,没有谁比铁军卫的军长更明白这个道理。

八门之中不可能全部都是向导。哨兵和向导这样的群体是很适合做帮手的,苗疆只须提供一个落脚处,让他们这些外来者聚集起来更好地融入环境,便既帮了对方又帮了自己,平添战力。

这也许就是军长的考量。

智者见智者很简单,即使他们的心思多重多样,或者深如大海,他们的沟通也更直接。

当你提的跟我提的在同一个天平上,那么去衡量这个的价值能否达到自己本身的标准,就成了一个维系两者之间合作的最佳方式。

赤羽心中有了方向,不再做解释,他也知道,神田不需要这方面的解释。

他们做的配合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个负责脑力一个负责武力,纵使是暴风雨也奈何不了。

而且他也不担心上了苗疆就要面临无休止的战斗,他可能只需要和军长喝一杯茶,或者跟那个陪在军长身边的风逍遥打好关系。

一想到兵长风逍遥,他不禁陷入沉默——那两个人的关系和他与神田的截然不同,苗疆上下好像无人不知军兵亲密的关系,说是眷侣也不为过,这一点,他第一回造访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耳闻。

“神田,我只告诉你一件事。”赤羽忽道,“我目前为止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让你们拥有更好的退路。”

他在把玩挂在吊床上的鱼线,自从两人同床后吊床就被弃置了,为了杜绝神田京一萌生的悔意,吊床上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有钓竿有鱼线,还有渔网。

虽然商船上没有渔民打鱼,但若船客要去体验是没人说不的。

赤羽信之介的背影错落在明明暗暗的光线里,看之流连忘返,不看还觉得可惜。

他的腰看上去很纤瘦,不过越是这样想神田就越知道他是多么强大的男人,他的内心强大,他的思想强大,还有他的精神力,也胜过任何一名向导。

神田自觉醒后一直是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哪怕心里还没有底,他也多少知道赤羽之于他是不可或缺的,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可能会像嗑了药的瘾君子般离不开对方——

他无法去预想那么久远的事,而军师又是优秀的人,说什么也不想绊住这个人的脚步。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复杂矛盾的,他都这么想了,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赤羽无非是希望他别怀疑自己的选择,而却忘了他身边的守护者从头到尾未曾违背质疑过他的意思。

而今,颈侧拂来温热的气息,他一顿,诧异之际男人从背后搂了上来,低沉的声音响在他的耳畔,似乎在垂死挣扎,“我抱一会就走,军师在真的让我很放松。”

赤羽猝不及防,背脊与对方的胸膛紧紧贴着,安静温暖的缱绻反应在他们之间炸开,哨向的契合值在源源不断上升,他们正在互相吸引。

松鼠从他的手肘跳到他的肩膀,好奇地看着,门外好像有树影在动,可海上怎么可能生长着树。

向导的感情生活看来也被窥视了,明明是不值得期待的事。

赤羽不离开,心安理得靠过来,有一瞬让神田不知所措。赤羽侧目而视,发现他的耳根和脖子全通红,顿时哭笑不得。

这个拥抱,怕也是毫无亵渎之感的依赖吧,他们认识这么久,却不知原来小他几岁的神田京一也有如孩子般可爱的时候。

赤羽反而是最冷静的那个,他展开折扇,捉弄人似的提醒他,“既然你我都不排斥,为了更好地发挥长处,晚一步结合不如早一步。”

神田怔怔注视他平静的侧脸,半晌后才皱起眉,“军师别开玩笑了。”


你无意争春,却会让别人陷落。








(待续)

评论(6)
热度(18)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