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孔雀的家养方式 番外 孔雀界的快枪手“疑云”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前章链接:原文1-42章点我回顾


*


番外  孔雀界的快枪手“疑云”( @大雪微苔 啼啼点文)


对于一回到家就可以看到一只孔雀瘫在沙发上晃爪子这种事藏镜人已经习惯了。

自从无心去参加了跨年联欢会后还带回来一套戏服,大小尺寸刚好是契合温孔雀穿的,问她是不是特别订做她说不是,对此藏镜人怀疑也没什么用——不是什么值得去计较的大事。

值得一提的是神蛊温皇至今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他表示要从事文字事业,因为接触人类的文字很有意思,他觉得很趣味于是可以从业余转到职业。

不过他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他接了份可以在家摸鱼的编辑工作,倒也十分清闲,日常就是纠错以及排版。

现在那套戏服就套在他身上,你要问孔雀要怎么穿衣服?

天知道,藏镜人自己也很好奇,而且头上还顶着一个智者冠,长长的发带挂在毛绒绒的脖子上,有强迫症的绝对看不得,一定要好好对他规整规整。

沙发被他占据,就没藏镜人什么事了。不知何时多出了两张单人沙发,看来养一只孔雀着实还能影响到支出和收入。

被子却真的是省了,无论冬天还是夏天都用孔雀的羽毛这样盖着,藏镜人会在睡前“威胁”某只最好别变人形,否则又得进行拔毛。

说是这么说,神蛊温皇履行的次数少得可怜,他的体温逐渐持恒,不再觉得城市里的温度不再适合他,他偏爱的环境就在他的周围,他因此不用考虑太多。

当然,那只名叫千雪孤鸣的狼至今没下山,邀请函是送出去了,奈何就是杳无音讯。

藏镜人不禁问:“你到底有没有朋友?”

“有的。”温皇悠悠然道:“可能去走亲访友了,他和我不同,朋友特别多。”

温皇读了一本又一本书,不单单为工作,还丰富了知识,消遣消遣时光。他再一次不着寸缕出现在浴室门前时,藏镜人眼皮直跳恨不得就此滚下窗去表明不认识他。

也许从孔雀变人总是会出现这么几次意外,一开始还少,后来越来越多,最后藏镜人得出了结论——并非内分泌失调控制不好,而是在拿他开玩笑挑挑衅。

“好友,雀生也是有无聊的时候。”温皇倚在一边环起双手,像一尊完美的艺术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他眼神灼灼看过来,言下之意非常明显,纵使是孔雀,也是有欲求需要解决的。

藏镜人将毛巾搁回原位,生无可恋绕过他去找遥控器,结果被一把抢过,一人一雀你瞪我我瞪你颇为怪异。

有因就有果,藏镜人不是个秃头和尚,不可能做个无欲无求的仙人,他完全是有过体验就不想再体验了,究其根本,这还得说道孔雀的习性。

孔雀属鸟科,而鸟科有着众所皆知的特点,那就是“快枪手"。

这么好听的名字其实只是个形容而已,孔雀形态只有泄殖腔,这个不打紧,男性体态解决一切烦恼。然而神蛊温皇的认知还停留在他的范围内,他认为男人越快越好,因而……

压着他的藏镜人满头大汗对他爱不释手亲吻他进入他时,他会很KY地催促一句:你还没好?真的没事么?是不是病了。

还有一回,温皇躲在沙发上与藏镜人耳鬓厮磨,骑坐的姿势十分适合两人,旖旎缱绻的缠绵引人入胜要不够,光看着他在摇臀摆腰就觉得心荡神驰。

藏镜人越战越勇,堵住他的东西不让他这么快射,奈何他还是忍不住一个激灵,末了略显得意地咬上耳朵,低声说:“你看,我这么快……”

这完全不值得炫耀好么!!!

男人嘛,以持久力为准,谁不因此而自豪,藏镜人体力精力俱佳,任谁都要为之折服,可他偏遇上个克星,三番两次质疑他的能力,让他咬牙切齿,好不容易作了番科普,温皇表示可以理解但无法接受,毕竟刻在心上的印象已经挥之不去了。

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温皇上网去搜寻了一下相关内容,他早已心如明镜,只是拉不下面子去承认。

而藏镜人,俗话说事不过三,总有想打退堂鼓当个贤者的时候,呃……就是现在。

藏镜人给手机下载了旅行青蛙的游戏,给呱起了个名,叫温躺躺,至此总是出门两天三天才回来,等得花儿都谢了。

他不反省是不是呱不喜欢这个名字,温皇便替他反省,待他一不留神给呱改了名字,叫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地不容客,两个人你拔河我拔河,瞪眼久了还是默默埋头玩游戏,避过了打架的火星子。

藏镜人今天也开始着游戏生涯,温皇坐在他旁边抱着枕头,一只手窸窸窣窣不知在做什么。

温皇故意朝这边瞟了一眼,藏镜人挑挑眉抬眸盯向他,亲眼目睹着裤头拽向一边、而那只手伸进去的过程,顿时面如黑炭。

“你还是变回孔雀吧。”藏镜人突然很不讲道理。

温皇将脑袋靠在沙发上舒了口气,什么话都不说,起伏的胸膛撑开了本来就很松垮的低领毛衣,里边空空如也,胸前的突起压在领子上若隐若现,白皙光滑的肤色映着外边的几点霞光,看上去特别迷人。

藏镜人心想你穿了衣服和没穿衣服有区别?一边焦躁一边心不在焉,手滑买了灯笼,再看发现金钱光掉了,他又得开始穷养呱。

神蛊温皇没变孔雀的时间里他们经常腻在一起,也许这就是恋爱,可他至今也不知恋爱究竟要做什么。

他们的相处模式和以前没两样,如果连身体接触也不关连,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可代表的细节了。

温皇看着他放下手机坐过来再嫌弃地拎起枕头扔到地毯上,动作一气呵成,于是扑哧一乐,未卜先知般乖巧地将手拿开了,攀在扶手上。

藏镜人先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这才握住他已经冒着水的东西撸,嘴里不忘吐槽:“你哪来的兴致?”

温皇被他弄得舒服,下巴搁过来,单手也圈住他的腰,“看着你我会兴奋,饲主大人。”

“……别说这种没意义的。”脸皮薄的终究斗不过脸皮厚的,尤其在这些时候一个语气词都很敏感,你总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你的举止越来越有爱意,那是不是说明你们谁也离不开谁,不知不觉其他人就入不了眼了。

“罗碧。”

温皇短促的吐息与呢喃近在尺咫,撩动着自己的感知。藏镜人的小兄弟硬得发疼,鼓起的帐篷大概在抗议什么,却死活不想拉下裤拉链。

温皇见状笑了笑,长腿抵着桌脚推出去,两条腿屈成了一个弯度,他的方向与位置尤其适合被攻击,他的背脊就对着藏镜人,藏镜人的手借由帮他服务的工夫搂住了他,想逃都逃不了。

藏镜人冷哼着表达不爽,身下全不客气顶着,“你很想要?”

温皇失笑,“不想。”

“你不想不关我事。”

“嗯……啊……”

有时候激将法比妥协更好用——温皇看着镜子里映出的如同并蒂莲般交叠在一起的两具光溜溜的躯体,一脸满足地忖道。





(完)

评论(5)
热度(29)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