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此物最不相思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腊八节特供,现代AU。


*

腊八该要好好过,奈何神蛊温皇一不吃胡桃二不吃栗子,总的来说八件食材都不太入他眼。

也许时代变了,也将人养挑剔了,不再守着规矩的日子,一个人时完全得过且过,沐浴一番再出门来,整个人焕然一新,就仿佛在乳糜里泡过似的。

藏镜人从他身上闻到牛奶香味,隐约还有些檀香气息。自从温皇宅在家就研究出了新爱好,没事儿买点香炉和茶具,钻研钻研香道与茶道,据他所言,他这是修身养性,凡人不一定能理解。

于是灯红酒绿的酒吧于他来说毫无兴趣,他坐在其中就是个格格不入的家伙,明明头顶的灯光昏黄甚至倾向于暧昧旖旎的紫,他仍捧着书,藏镜人敢肯定上面的字他一个都看不见。

嫌弃并且坐远一些,千雪说酒令的嗓门太大,都能将BGM给盖下去。包厢里没有特别杵着的服务员,礼貌谦和不停往里添的活儿都是温皇在干。

温皇还多此一举在科普养生之道,要么给酒里兑水,要么再加点橙汁,千雪一边喝一边觉得奇怪,嘀咕着今天这味道特别淡,而藏镜人早在开嗑花生了。

他们仨在酒吧里过腊八节,没有腊八粥没有饺子馄饨,酒就是一切了。扶着墙壁的藏镜人有点眼冒金星,他在怀疑是不是温皇只照顾了千雪,怎么自己肚子里好像揣着好几十度的酒精呢?

也有可能一根筋认定温皇的作为了,有朝一日温皇高抬贵手,遭罪的还是自己的胃。

他这是去厕所,哪知刚一站好就被迎面吹来的风刮一喷嚏,长发徐徐飘动,有些遮了眼,显得十分英俊。

节日里很多人出来逛,走一步停一步都在看他,他的眼里却映不进什么人,什么人都成了拎不清的团子,是肉眼可见的高斯模糊。

“诶,藏仔呢?掉厕所里去啦?”千雪不只带着两人来,身边还有其他友人,像俏如来啊玄狐啊梦虬孙啊,个个都是没酒量的主。

温皇似笑非笑欣赏东倒西歪的他们,脸上漫着的酡红比番茄还要亮眼,拍个照下来就能卖人情好好打趣打趣了。

千雪在关心藏镜人,温皇在拍照,他不急不慢一一“咔擦”,俏如来还在推辞,嘴里念着:“叔父,我不是来和你拼酒的,饶了我吧。”

轮到梦虬孙,梦虬孙一个激灵大喝:“见到鬼!不就是酒吗!喝!”

“好友,我觉得你也差不多了。”温皇阻止了千雪过于热情的敬酒技能,这份技能也是独一无二,偏生带来的却都是不会喝的可怜虫。

当今社会有个现象,在民俗之上创新的非常多,新故交接吸引年轻人的眼球。神蛊温皇告别千雪去寻友的路上正是目送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窜出去,手里托着个精美箱子,盛了不少红小豆。

红豆也曾有用武之地,是八宝一员,不参与煲粥还可以拿来作别的,再者红豆还有它自己的高深美意,情侣们很买这个账。

酒吧门口站了两个人,一个在卖红豆,一个是吹着风终于吹清醒的藏镜人,藏镜人低下头一看,掌心里那串手链上镶嵌的不是红豆又是什么?

好巧不巧,爱赶热闹的温皇到了,意味深长观摩他的举止,又盯向旁边转眼门庭若市的生意,“好友这是开门红啊,给人家涨人气了,站在这里就是免费的代言人。”

毕竟很帅。

藏镜人想藏起手链,东忙西忙已经晚了一步,他根本记不清是怎么买下的它,当时云里雾里,看着人小姑娘落东西了赶紧弯下腰捡起递过去,结果对方说就当作礼物送他,会给他带来好运……

奇了,他又不需要好运。

“如果你不喜欢就给我罢,别浪费。”温皇三两步过来想要抢。

藏镜人拿离几许狐疑瞪他,“你今年几岁?谁传染你的,爱上女孩子的玩意。”

“好友真是孤陋寡闻啊。”温皇DISS他,抬抬下巴示意他去看,只见那头一对情侣你一串我一串浓情蜜意,还十指紧扣一块拍了照。

藏镜人自打脸决定不再说话,按按太阳穴知道酒意退去了不少,松一口气。

温皇笑了一会儿,末了走过去跟女孩攀谈起来。看他悠然自得舌灿莲花,藏镜人恍惚着都要忘记他其实是个宅男了,这家伙不去从事销售行业实在可惜。

“藏仔,温仔!你们待门口当门神嘛!”不远处千雪适时催促,从挡风玻璃左侧探出头,一个劲地挥手。

藏镜人做做手势表示很快回来,这边拉着温皇就走,还不忘甩个报酬,“你真要我就给你,还买做什么?”

“好友对它这么宝贝,我怎么舍得呢?”温皇的手腕不再空空如也了,修长白净的手形被手链一个勾勒更显观感,好像套住了他的影,让他有了自己自在的一席之地。

虽然和一个男人牵手既古怪又诡异,但藏镜人已经习惯,从小到大不是同班就是同校,不是将人从家里拖出来就是在半路把慢吞吞和蜗牛比赛的某人扯走,也算是功德一件。

不过,太习惯也有不好的时候,比如等他们重新回到原地,他发现自己的手上也不知不觉被捆上了东西。

“咦!你俩戴一模一样的,还不带上我!”喝醉了的千雪大着嘴巴举着酒瓶在抗议,今天他俩也要履行将人扛回去的重任。

温皇事不关己地勾起唇角,“罗碧,千雪在说谁?”

“哼!”藏镜人以一个字形容了一晚上的心情,并意外地觉得这手链看久了还是很顺眼的。







(完)

评论(5)
热度(32)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