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藏温】孤鸣集团今天也面临着上热搜的危险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现代AU,办公室PLAY,孤鸣集团今天也在面临着即将上热搜的危险—— @闲云还珠 梗高如山消消乐灭一双,撸完酣畅淋漓!


*


拥有一个对手是好事,如果这个对手睿智过人游刃有余又不一定是好事。

优秀的人才总是得到各方面青睐,谁都想聘用他,可他就是个自由人,他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如若他想在销售上面发展,他便接受外聘邀请并且达成所定的目标。

人们都说处女座吹毛求疵,却总忽略他们的品质——完美无缺、一丝不苟。

这里我们需要分析一位离主角最近并且也担任主角的男人,他天生并不内向,甚至有点“好色”。他在一些时候并不是个有耐心的家伙,否则他也不会略显焦切地脱下衣服——

他连角度都选得这样好,监控摄像头被巧妙地遮挡住,设计师引以为傲的特别安置在低矮角落的这个位置马上就失去了存在感,这实在不是设计师的错,得遗憾他俩没有交集。

藏镜人作为孤鸣集团的市场部经理兼接待人,被一步步逼得后退。偌大的会议室只有他们二人,空荡荡的空间甚至加速了心跳与呼吸,起伏的胸膛丈量起了男性之间荷尔蒙的距离。

“别闹。”他蹙着眉,反手一拉解开了束缚窗帘的绳,呼啦啦一声,窗栏上边精美的水晶坠子叮铃铃响。

送上门或者亲自的示好接受还是不接受?

怪异的是眼前这位曾在自己面前放下可以赢过他赚取三千万业绩的大话,后来发现并不是大话,孤鸣集团有他相助可谓一帆风顺,可他压根不算是吉祥物,而是个危险的搭档。

目前他们算是搭档,藏镜人一本正经拒绝,双手却适时给出答案。

他搂过了他,在窗帘还未一一掩去外头的景色时,他低下的头很容易攫取出隐在对方舌尖甘美的滋味,微卷的舌被压下时可以看出彼此的反应与喜好,太快了,回过神欲望已经沸腾,身与心紧紧贴合在一起。

这天底下最修养到家的家伙往往不会进行自我批评,于是他的EQ商数落差到很可恶的地步,不过不要紧,这样的家伙乐于学习衷于愉悦,总之魅力天成。

他的神情还是清醒的,轻轻颤的睫毛在眼底刷出阴影,深邃的眸光倒映出想要鉴赏并且品尝的猎物,他的嘴角勾着笑意。

藏镜人常会被他带跑,这会儿也不例外,已经忘了他们其实该要谈生意,他要以市场部的名义给这个人指导接下来的工作,结果他已经埋首在这个人的颈部狠狠吸了一口,犹如吸血鬼般不计后果般咬出印记,并引导下一步。

“神蛊温皇,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藏镜人不是个一点就着的人,奈何有人点火速度快而迅捷,专挑他的命门。因此他从头到尾都不拒绝,他在耳鬓厮磨压着嗓子陈述之际,他的裤子拉链被优雅地拉下了。

那只手慢吞吞照顾他的皮带,爬了些小茧的指腹摩挲在透着亮光的皮带扣上,继而伸进去跟他的小兄弟打招呼——

偌大的办公室也可以做圆舞曲场合,不满足的对视和追逐的灵魂,营造出爱与色气的气氛,适合防守与进攻。

温皇笑了一下,他大概是厌恶不正当的行为的,可他又爱这种不正当的刺激,当你我裸呈相见,一同相见的还有已经蓄势待发的性挑衅。

他和藏镜人的关系一直保持着暧昧不明,男人没必要拘泥于未来以及绑定,他们有独立的自我和人际关系,时至今日他们仍在享受偷情的快乐,保鲜着这份期待,有朝一日船涨水高了,那就打开闸门去去水。

“这里是会议室。”生怕藏镜人健忘,温皇一边同情地提醒,一边抬起腿架上来。藏镜人立马捉住他的脚腕,拇指按着他可爱的脚踝,并捏向他的腿肚。

角度的改变与环境的选择正在拔河,高难度的姿势还要继续接吻,于是藏镜人的内裤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也蹭出了湿意,不着寸缕的温皇浑身写满求知欲,哪怕他很理性,他也开始他的投入,瓦解掉的那些自制与禁欲便一一放大了。

他变得不再完美甚至懒得顾揽大局,他胸前的两点突起被另一人啜吸,他还会在同一刹那用修长的手指去描摹这人的唇与唇隙,可能在感受马赛克形成的过程。

“这里是你准备和我洽谈的地方,罗碧先生……”他还在说,他的手肘撑在桌面,会阴与藏镜人身下的两个小球相互碰撞,浅入拓出的感觉刚刚好,谁也轻松。

藏镜人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从他逐渐变了颜色愈发红润饱满的胸肌到他迷人的人鱼线,他的肌肉一直在配合收缩以及释放,他的身体开始生出了贪婪,骨盆肌肉好比贪嗔痴的始发点,将藏镜人的咬紧,诱藏镜人趋往强大霸道的那一端。

藏镜人的大手流连在他的颈侧,侧目多瞄了一眼被弃置的可怜的摄像头,即便是再没有打扰者,这一望也望出了兴奋。

藏镜人埋下腰来调整节律,沁满薄汗的额头终于产生了过渡,汗珠流向高挺的鼻梁,灼热的呼吸撩动着眼前人,闷闷的低哼像在撒娇,又像在说情话。

他当真说了一句情话:“好久没这样抱你了。”

他们在人潮拥挤的地方打过照面,只一眼就背过身去各自忙碌。

他们也在电话里进行有一搭没一搭甚至枯燥乏味的官方式交流,说完连再见都不加一个直接挂断电话。

他们的关系比任何人的都透明,亲人朋友谁也猜不透,可就是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回荡起压抑的对性的迷恋以及对精神的追求。

当神蛊温皇坠入情网——从没见过这样的他,那就折中好了,当藏镜人陷入编织这副情网的工作中,代表的就是浪漫家和幻想家,是勤勉的艺术家和吟游诗人,始终沉迷在对方独特的那份气质里浮浮沉沉。

办公室门外突然来了人,脚步声参差不齐,隔音效果也不好,交谈的内容陆陆续续入耳。

办公室没有开灯,关紧着门,那就一定是空的,它将迎接看上它的工作团队并展开新工作的计划和讨论,它当然不会阻止门锁转动的发展。

而藏镜人在探索一个人该有的深度与高度,可能还用了别样的技巧,他的转变是在说了前面那句话开始的,温皇则打着激灵,体贴入微地关心起那些人来,敏感的所在一次次吐出水,绷直太久又被酥麻的电流包围,很快攀跃高峰。

“门是锁着的。”有人在说。

“门是开着的。”藏镜人在说。

“里边没人啊。”有人在喊。

“里边有人啊。”温皇在笑。

藏镜人不停歇地吻他,在他射时体贴地先出来,抵着他的屁股研磨,两人先进行了一场漫长热情的窃窃私语。

温皇深吸一口气,脑海里浮现的不是什么更加露骨的画面,反而是文字明朗的商业企划,拜门外兢兢业业的大家所赐,他找回了自己的本职工作精神,他为自己撸,一边在回味,一边在温习,一边反省,一边讨吻。

藏镜人瞥着他善变的复杂的然而并不难懂的神态以及颤颤巍巍豆大的乳粒,凑过去上上下下吃了一遍豆腐,捏他的每一寸肌肤,再重新握着斗志昂扬的器物进入他。

“你念吧,我听着。”窗帘掀出一角,夺门而入的日光照在藏镜人英俊的五官上,他如高大伟岸的神祗。

温皇柔软的身体受到了再一次的挑战,他在不停地开发自己的承受能力,也许这也是包容——很奇怪吧,他竟然学会了包容。

“我……说到哪了?”脚趾头微微曲着,充实的内里犹如硝烟已起的信号,温皇获得了充份的欣悦和快意,半阖起眼泣着泪意,选择性失忆。

嘈杂的人声在继续,又消失了,响了一遍,接着不再,更响的反而是温皇撩人的一切。他的发丝湿漉漉,他大概没有哪里不湿了,藏镜人不再觉得会议桌有什么优势,而是将他抱了起来,自己坐进沙发。

藏镜人亲眼看着自己硬得发疼的东西被纳入艳红的穴,他们交握着手对视了片刻便唇齿相依,疯狂又放肆地走在云雨尽头。

“咳咳——”办公室门打不开,还有另一间,据闻收到了上司的通知,上司为他们及时解决了烦恼。

千雪孤鸣刷着“新苗微博”感叹叔叔的亲和力,保持微博更新的他暂时忘了自己是不是该去市场部转一下,毕竟两个好朋友在谈工作。

好吧,既然是谈工作,还是不打扰了。

他运起鼠标点开竞日孤鸣的主页,准备随时同步主页的信息更新,两秒后内容都没看直接转发,接着去倒了杯茶并给新买的薯片拆包,吃到最后一片时他顺便瞄了一眼,得知应该是新颁布的公司规定,只见上面写着——

 《加强会议室预约使用管理制度》








(完)

评论 ( 4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