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神赤】破军之盾 6(结局)

*文:慕卿

*CP:#神赤#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

* 道友点文@夏樱洛 ,哨兵向导AU,强强,可能会分个几章。硬被逼着觉醒并且爱吐槽的低调攻X我就逼你觉醒了并且特别护自己人的女王受,OJBK!

前章回顾:12345

*****

第六章(结局)、命定的选择

 

想与不想就像空中的风声,吹得慢了供你细细去思索,吹得快了你不仅干着急还会手足无措,之于谁都一样。

相遇、相知,哨兵向导大概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面对面待在只有彼此才能进入的精神空间,目睹精神体之间的互动。

不管看几次神田京一都觉得眼前这一幕相当震撼,偌大的凤凰燃烧着火焰,如同神祗的宣告,谁在此等汹涌气势下都要折服。

火焰包围着一个男人,摺扇塞回腰封,胸前与发间系着的菊缀流苏迎风舞动,他没有乖乖杵在原地,动与静环绕着他,一动,是剑风过耳、干净利落的招式,一静,是长身而立,蹲下与松鼠嬉闹的情景。

神田舍不得眨眼甚至有些恍惚,不久前他们身在铁军卫营地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在知道不能直接去探望同僚后他俩的时间相对于来说空闲了下来,那要做什么——

或许正是应了“需要做什么”的考虑,属于神田的三把剑被夺去了一把,赤羽信之介的凤凰刃安好如初,虎彻却被执握在手,甫一出鞘极快的剑气将他的凛然霸道呈现,他是那样游刃有余自信十足。

赤羽的剑术没有神田修得好,各懂门道却不精,然而吸收力快,难不倒他。

他很快上手,虎彻剑身极重,三把剑加起来的总和于神田京一是无关紧要的,却不代表别人也能够吃得消,要么与极致的剑法失之交臂,要么远远不能挖掘出剑的优点。

当然,赤羽肯定不及陪伴虎彻多年的人,与其说这是他与剑的契合,倒不如说这是他与神田的契合。

他的神态因着片刻的澎湃而变幻,时而肃然时而庄重,无外乎都是痛快,舒开紧蹙的眉宇,压抑的心情不再隐而不发,他汗流浃背,起伏的胸膛好比绵延壮阔的山脉惹人频频来看。

神田目不转睛盯着他,喉结迅速滚动了两下,手心有些微的出汗。

也是在此时此刻才不得不正视同一件事——军师的结合热已到爆发边缘,那他始终一声不吭是在默认还是抗拒,神田得不出答案,急躁之余心境也在混乱,也许在不甘,一边想着自己不适合,一边想着除了自己还有谁能适合。

艳红的衣袂就是尘世里肆无忌惮开出的花朵,根本不会顾忌你的意愿将他的存在摆上来,因此你只能看着他。好巧不巧神田想到铁骕求衣和军师擦肩而过那一瞬,他俩一定说了什么,而自己晚了一步,再不能听见。

“哐啷——”猛地一声响,惊得松鼠上窜下跳一股脑跃到朱凰背上,无穷无尽的火焰对它造不成伤害,朱凰扇扇翅膀拐了个弯去到角落,也许猜到主人想干什么。

神田盯着脚边的空鞘一直看,另一人执剑对着他,无非是要战一场。

精神海本身就是赤羽信之介可以左右的地方,他的精神覆盖在任何一个方位,有他在神田才得以安心,而当论武力,神田仍是没有把握的,他知道赤羽给了他机会,让他去验证一下哨兵身份能给他带来哪些优势的机会。

“神田,拔剑。”赤羽稳当当立着,束高的长发翘出几根,衣襟也有些乱。他的表情很严肃,一丝不苟的态度正在酝酿,说不定他已经在推论接下来将要面对多少个剑招并且都该如何化解。

“军师。”神田其实比较想要当一只鸵鸟,“我打不过你。”

赤羽挑挑眉,“你是知道你即将能打过我,给我个反话罢了。”

“欺负军师对我来说没有好处啊。”神田对戒灵鞭耿耿于怀。

“你为什么觉得你能欺负我?”赤羽缓缓靠近,身上的热气尚未消散,松鼠都已察觉到他不稳定的状态,伸长脖子不停瞧着他。

神田没来由有些慌,错综复杂的情绪堆积起来形成可怕的真相,过剧的心跳在说明他多迟钝都将无济于事,他们的结合热产生连系,并且在发酵。

“神田京一。”赤羽不是个会迷惘的人,这种烦恼可能为难他一时,但不会为难他一世。

再者,神田和他对视几乎是完败的,他的目光锐利却不会让你觉得难堪,他对外人的冷漠与对熟人的平和完全不同,激烈的情感换成俯视后更加具有冲击力,赤羽马上就要挥剑横斩下来登高一呼,神田见状终于动了——

武者的迅捷反应立了头等功,剑尖擦着头发而过削断了几缕发丝,本来应该由赤羽撂倒他,他向左一挪腾地翻身,将人压在身下抢过剑柄,剑尖直直穿过旁边的地面,明明应该是精神海这类存在,却清楚看见波动。

“军师……”神田低沉着嗓音咬出这两个字,顿了半晌却没再说话,不过这张脸上惯常的惬意终于出现裂缝。

他们离得很近,赤羽的耳根被飘来的吐息撩得酥痒,耳膜一阵一阵地嗡鸣,铺散的发丝则如水草,尽兴摇曳。

赤羽有些讶异他的表现,想了想不禁问道:“你在不满自己什么?”

神田没持续多久的焦躁很快消失,“你也知道我在不满我自己。”

“向导没有归宿。”赤羽静静陈述,“但是可以有哨兵在侧,目前为止我始终一个人,大概也累了。”

“嗯?”神田偏过头,剑鞘与剑皆应声而掉。

赤羽松开了手,像一只待宰羔羊,他闭了闭眼又睁开,过份强大的色彩渗出温柔,可能还觉得躺姿不太舒服,稍微动了几下。神田僵硬着缓缓游弋视线,发现自己又被“攻击”。

“你我都不是受害人。”赤羽不急不慢,“铁骕求衣给了我新出路,我可以在苗疆安顿,当然,我还会送你一份我的向导素,真的觉得这样就够了的话我可以保持供给,不收你……”

那真的就是善解人意的回馈了。赤羽信之介的身体与呼吸都在沸腾,他说的话带了火,身后还有朱凰在燃烧,只要他在,神田鲜少能收回看向他的视线。

光裸的剑蓦地回鞘,贴合的身体在找寻哨向的宿命,赤羽微启唇隙,循规蹈矩的触碰给人一种头皮发麻的快意,唇舌纠缠捣出的甘霖溅得浑身兴奋,四肢情不自禁蜷缩了起来。

“我不是杀星。”神田京一懊恼着一把搂过他,低低的控诉还有些急切的冲动,那是欲望升腾的预兆,“你才是。”

赤羽闻言毫不意外,甚至开始认为这是尘埃落定。他忽然的笑声发自肺腑,熠熠神采重回脸上,哪怕他被爱抚,他也好像才是在上的那个,细长优美的脖颈透着优雅,被一口咬上时渗出的血丝漫入他的眼底,他拱起身体难耐地闷哼出声。

神田京一不是破军,他只是护着这枚杀星的盾,进可趁胜追击,退可护其周全。









(全文完)

评论(6)
热度(30)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