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藏温】突如其来的惊喜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论送上门来的惊喜有多刺激!现代AU,供梗二人组 @闲云还珠  @大雪微苔  

*

不太繁华的城市一旦临近过年多出来的总是那些无所事事又不愁钱的家伙,他们杵在门口眼巴巴望,望不来期待的外卖,商家都不约而同收拾收拾回家过年去了。

凤蝶走在路上不时低头看手机,同学不得不走在她的左手边,好歹挡挡危险。两个人是出来旅游的,九寨沟风景无限好,趁着年节好生享受一番,大概就是年轻人最大的心愿了。

“蝶蝶,你在看什么?”同学比她还着急,这一不小心就得来个翻跟斗,太危险了。

凤蝶心不在焉道:“家里有个老人,我很担心。”

“担心什么?不是有手有脚嘛,我听你说的也就四十,哪来的‘老人’?你对老人到底有什么误解,要不要我给他安排个钟点工家政……”

“不用。”

神蛊温皇的两只手塞在暖宝宝里,好不容易热乎,就更不想动了。暖气蒸得满室升温,他惬意地靠在沙发里就差睡着,末了才缓缓说:“好像有人在念叨我啊,我怎么会打喷嚏呢……”

清楚听见一阵阵蜿蜒曲折跌宕起伏喷嚏的藏镜人挑高眉,左右看看给自己取暖的东西全都不见。

女儿去年送他的黑白格子围巾如今圈在温皇脖子上,束的高马尾蹭着沙发沿东翘翘西翘翘险些都要披头散发了,浑身起着静电,说他滑稽吧,他这副无忧无虑的满足样倒还有些可爱。

要问为何他俩会作伴,而不是温皇一个人喝西北风,还得从温皇的人际关系说起。

他有俩好友,一好友名叫千雪孤鸣,小年没到就一溜烟跑了,提着行李上飞机,要去大洋彼岸旅游。

旅游真的是每个人都想要实现的愿望,有些还未实现,有些在实现的路上,有些是有人帮着实现。

温皇宅着正好,手头的稿子工作还有一些,不能拍拍屁股走人,待他终于结了死线回头一看,得,别说常来串门的千雪,就连闺女凤蝶也没了人影。

“我听说凤蝶的同学有个很洋气的名字,叫剑无极。”不久前千雪神神秘秘说。

温皇想来想去也不觉得这名多洋气,说到底也就是日出东方的欠修理感吧。他一边心下百转什么时候去近距离观望一下闺女的行踪,一边拉着行李箱向着反方向行走。

天气冷,哈出的气息转悠转悠能成形,他穿着长款的羽绒服,脸上还戴了口罩,全副武装后腾出手也艰难,迅速敲个门马上又缩了回去,像一只毛绒绒的猫,搓着呵手。

“谁?”

“好友……”

藏镜人打开门马上又关上,今天的他穿了无心买的软绵绵的小熊睡衣,还有熊头拖鞋,一手拿着电视遥控器,一手叉腰,那表现无非是见着了有人推销保险,甩门甩得贼快。

温皇的嘴角微微勾起,勾缀的笑意还未达眼底,又沉淀了。

无心是个很懂得分享喜悦与幸福的女孩子,她为父亲买了什么一定会发到朋友圈,不消片刻只要跟藏镜人有点关系的都知道他有这份礼物。

温皇在图片上见过无数遍吧,却也是不由惊叹的,没想到一个高头马大的男人和可爱类型也能如此相搭,怎么凤蝶就再三摇头认为主人不适合这种款呢?

五分钟左右,门又开了,套房空间就这么大,隐约能听见厨房里油烟机的声音,电视里也在播放新闻,讲了这边的旅游景点空前热闹人山人海,还讲了那边的江岸早桃盛开,吸引一干游客驻停拍照。

温皇的目光飘了一会儿收回,看见了自己的挚友,于是歪着头笑眯眯地说:“好友,我知道你很想我啊,我来看你了,惊喜么?”

藏镜人皱皱眉,手死死抓在门板上,可见下定决心也是很困难的,“现在是惊,你立刻走掉我就喜。”

“凤蝶和她同学去旅游了。”温皇的怅然落在电视柜,仿佛想透过那块屏幕去找寻远方的亲情。

藏镜人的心跟着一软,“我知道,然后?”

“外卖商家也停止服务了,我一个人在家没人说话,想吃饭还得出门去,太麻烦,然后,我想到了你。”

有了门缝就要得寸进尺,推着行李箱的温皇优雅迈着大步走进去,理所当然的态度直接让藏镜人懵了,鬼使神差给他让路,等他坐到沙发里卸下装备,才一脸懊恼想拍自己一脑袋瓜子。

温皇会整一大堆东西来,就代表他不想即刻回去,大过年的藏镜人也是一个人……当然,也可以不算,无心现在在史家过寒假,他在年三十回去还能赶上团圆饭,现在是因为工作走不开。

多了温皇可就不同了,他得琢磨是把无心接回来单独开小灶,还是……直接把温皇带回去?

等等,这发展一点都不实际,往年就算千雪在城里,也从来没这方面的困扰。藏镜人有时也觉得自己一本正经的考虑太婆妈,他敢肯定温皇算准了自己的软肋才会蹬鼻子上脸。

“脸别摆这么臭,我就是来吃顿饭的,你的厨艺这么好,偶尔也让身为好友的我品尝一下,我会给出不亚于无心的评价,褒义。”温皇接手遥控器,马上转到音乐频道,现在响起的纯音乐浪漫悦耳,将室内亮堂的白炽灯改成幽暗的七彩照明尤为适合。

温皇和沙发的感情都比和藏镜人的好,柔软的质地包围着他的屁股,他整个人如陷在其中的团子滚来滚去,等剥去罩着他的羽绒服,他又恢复一开始的气定神闲,发丝倒是早乱了。

藏镜人看不惯,腾出手给他捋捋,将那一大捆长发从厚厚的围巾里拎出来。

许久没被人照顾,突然遭遇温暖就会如坐针毡,小儿多动症一般扭来扭去,藏镜人看得右眼皮直跳恨不得给他一掌,侧目看手里还拿着锅铲,于是还是算了。

温皇反手扯着他的胳膊,他整个人往下坠,现在是他很有可能耍个杂技。温皇正在感受他的睡衣质量,揉着揉着还上了瘾,笑说:“我要不要拍个照下来,发给千雪看一看?”

“看什么?他没你这么好奇。”藏镜人俯身贴着他,一说话鼻息蹭着他的耳根,尽往他的耳廓里钻。

虽然是这样说,其实若真发了过去,千雪绝对是第一个点赞的,风雨无阻。

温皇缩缩脖子把玩暖宝宝,决定做件好事,“我可以和好友分担,你待会做菜若觉得累了,就换我吧,好么?”

“哼。”

下颌与圆润润的耳珠相互摩挲了一下,藏镜人及时转身进去厨房里忙活,温皇伸出手摸着耳珠,仍挥不去泛上心尖的麻痒感,也情不自禁笑了开来,顺手吃着桌面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洗得特别干净的草莓。

三十分钟过去了,藏镜人的晚餐准备工作已近尾声,不过还是出了点小问题,神蛊温皇从头到尾没跟厨房打上招呼,他窝在沙发里,身上穿着小熊睡衣,熊头拖鞋被他踩着晃来摇去,手里还抱着热咖啡一板一眼享受他的饭前时光。

藏镜人面目狰狞光着膀子在厨房里做饭,有暖气在不至于冷得发抖,但也绝对不可能是值得学习的行为,他给虾去线的粗鲁力道就像在拿谁当假想对象一样,一次比一次狠。

“好友,我只是觉得衣服很好看所以我穿了,你也没反对。”温皇唉声叹气飙着嗓音在解释自己有多无辜。

藏镜人心想你特么别跑来厨房撩我?

“好友?”

“闭上嘴!”



(完)

评论 ( 5 )
热度 ( 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