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今晚有月全食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现代AU,今天热乎乎的超级蓝月亮月全食梗,加上叽叽提的游戏脑洞 @你家的叽八岁了  

*


和人相处有腻歪过头的时候,玩游戏也有腻味过头的时候。

藏镜人曾有一段时间除了带娃就是玩游戏,风雨无阻,其一又恢复单身了,其二出门也没什么好玩的,其三待家里多好。

不过他死都不承认这跟“宅”有关系,大概一提这个词必定会将他和神蛊温皇扯上连系,他就算大门不出也绝非过得毫无营养,自认为比某人的生活丰富多彩许多。

温皇和他的游戏兴趣范围截然不同,一者热爱RPG,一者涉足各种类型,尤其偏爱策略系,不过最近倾向于佛系休闲游戏,越放置越省时间就越不错。他将他的想法分享给藏镜人,后者一边抽烟一边心不在焉听他胡言乱语,十句中有九句左耳听右耳出。

他俩不管在哪方面的爱好都是南辕北辙。

高中时藏镜人拔起的身高按理说去打个篮球是极好的,他长得好,那个年纪名气已经风靡校园,只是气场稍微强点,走在路上被一眼认出都不叫他学长或前辈,直接就想下跪给他递上雪茄拜在他的名下。

他那胞兄更讨喜,成绩优异性格又好,运动神经优秀简直没有缺点完美得很,篮球场上那道风景线独属于他。

温皇吧,没事儿还会塞着衣兜混在一干小美女中间给人胞兄史艳文加油,他虽然面静如水却不一定内向,平素里一听藏镜人要运动就左叨叨右逼逼的,巴不得拉着全世界的人一起懒洋洋晒太阳。

而他哪怕没出现在任意一个体育场合他依然还是学霸,再一看他还为史艳文加油,藏镜人便认定他这是找自己麻烦。

大学吧就更有意思了,上铺睡了千雪孤鸣,旁铺一个神蛊温皇,三个人各有各的日常,你看书来我听歌,你下五子棋来我睡觉,你玩游戏我必讲鬼故事,从来不误。

从那时起藏镜人练就一副好听力,听该听的,不听不该听的,纵使回到宿舍发现温皇背对着自己面对墙捣鼓也知道肯定心里埋着小九九。

一不小心长大后人也就得向着老年前进了,藏镜人有了妻有了女儿又离了婚带着女儿,堪比走了说得过去的前半生,关于后半生有没有谁参与永远是俗气又不值得大男人心心念念的感伤,于是慢慢就这样搁置。

回忆了一大堆只能说有些尘埃落定,有些却还没有,熟悉的那几张面孔吧永远都在。

藏镜人抽完了一支烟也把过往翻了个遍,尔后低头盯着渐熄的烟蒂久久不语,将主意力重新投回游戏中。

一间屋里还有神蛊温皇,两个家伙不知不觉又聚在一起,各自待在房间,一人在主人房一人在客房,一人终于啧了一声一人抱着笔记本放空着呢。

方才藏镜人给他开门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很尬的话:“今晚有152年来的超级月全食,你去看么,好友?”

藏镜人不管兴趣,因为无心早和朋友约着去了,他一个人瞄瞄网络图片已经足够。

温皇伸长腿搁在地板上,晃两下不死心,继续在聊天软件上打字,同样的内容换好几个形容方式,要不说可以借此许个愿结束这几年的单身生涯,要不说当你看过后你会更懂得如何与闺女交流——

总之浑身解数,无所不用其极。

千雪更加忙碌后三个人鲜少相聚,最近他俩确实总在网络上聊,旁敲侧击永远比不上亲眼目睹,温皇微微阖上眼睛枕在一头,不知该说心情好,还是心情比起稍早前更上一层楼。

每个人都有一种毛病,患得患失与心满意足。温皇是个自由人,他热爱自己胜于热爱其他,那么他会因着自己的反应而反应,理所当然。

因而他从不计较朋友之于他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也不关心人缘好与不好,适时转身永远能看见想看见的人,这大概是他运筹帷幄的结果吧,他好像从不担心。


【好友,真是遗憾啊,我本来想和你一起赏月的。】

【春节还有机会,叫千雪一起。】

【耶~你那时不是要回史家嘛?】

【那就明年冬天。】

【冬天哪来的月亮呢?这里这么冷。】

【……别挡我屏,我在玩游戏。】

【我可能会住上好几天,冰箱里的屯粮够么?】

【自己去看。】

【哈,不是在玩游戏?回复速度好快。】

【你是SIRI?!】

【不打扰你了,你玩吧。】

【……塔、已、经、被、推、掉、了。】

【哎呀,可惜了。】

【……】


推开门,藏镜人酝酿了一万种情绪。温皇捧着新洗的马克杯,腰侧抵着高脚凳,正在摆弄桌面上的小物件,并且及时数算煮咖啡的时间。

他听到动静忍不住抬起头,卷而长翘的睫毛映在灯光下还能见些影子,友善惬意的笑意是惯有的,而且是多年以来都不曾改变过的,“有时间选一款我们都能上手的游戏一起玩吧。”

他的声音很温柔,藏镜人静静注视着他微有恍惚,就好像中间发生的所有事都是不存在的,他们还是昔年的同窗,谁都没有长大过,可又马上推翻这个结论——如果这种东西说多了,就是人性的退进而已。

“罗碧?”温皇侧目疑问,眼角余光兢兢业业瞟向压力器。

藏镜人攥紧手机蓦地上前,扔了过去。

屏幕上一张放大的照片,正是挂在天上血红圆硕的月亮,上面写了拍摄时间,可见为了帮助无心获取清晰的影像还出动了热爱摄影并且可以在天文馆套张VIP的史仗义。

温皇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笑道:“为什么?”

“不是想看?”藏镜人推开他让他坐回沙发,自己绕一圈倒咖啡。

灯光下这个男人的身影挺拔如松,还藏着一些倔强和任性,然而看他久了就算是缺点也能认成优点,这也许还是人之常情。温皇舒展眉翘起腿,修长的手指划拉屏幕,专心当他的月全食评论员去了。

“我要甜。”温皇多说了一句。

“哼。”藏镜人决定将本来拈着的糖块扔回去。

苦味正好。







(完)

评论(3)
热度(26)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