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三人行必有悦心者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原剧向, @公子苏情 提的梗,可爱的苗疆三杰以及暧昧清水的藏温XD

*


千雪孤鸣很多时候见不得亲人辛苦,想帮些什么又不能撸起袖子风风火火上前去,一开始还是好的,可顾及多方面,该周旋还是得周旋几下,自己绞尽脑汁不知从何下手好,那便请教请教挚友——

摆着个智者不去叨扰,也着实不是他的风格,他这天腾腾腾上门来,手里还提着造访一趟苗王宫没吃一块全数拎回的糕点。

“这有桂花的、有糯米的、有五谷杂粮的,看温仔你了。”千雪算不准挚友的喜好,那根本就如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昨天明明觉得酸甜味挺好,今儿一定要甘苦的,怕也是智者的作风罢——

不作多想时他一股脑就都扔了。

三杰聚会比起外头的尔虞我诈好上百倍,唯有这些时候神蛊温皇是放空一切的,悬天练的飞水打溅过来,他羽扇一挥就扫弹回去了,半点也碰不着他,仍是清清爽爽。

一刻钟里就他最忙活,不过也最安静,糕点都入了一旁藏镜人的腹。

藏镜人淋惯了悬天练的气候,当作是洗澡没什么不好,他浑身湿漉漉的,非一般的气氛给他添了份洒脱与不羁,他的坐姿很吊儿郎当,铁臂被濡湿的汗衫搭着,肌肉线条依稀可见。

“哎,温仔你比较懂这个世道,你说现在的坏人都藏在哪儿呢,帮我出谋划策一下。”千雪这见面礼也送了,寒暄也省了,便将来意一一道出。

经常都是他,他东奔西走带来见闻或者传闻,而温皇,要么从缥缈峰下来,要么从神蛊峰下来,而藏镜人,没了将军身份也就是一个独行者,连正气山庄也鲜少去。

当然,温皇最好别提及过往,不然少不了又是一顿冷战。

“千雪,你是要让我出谋划策?我看你的表情并不是这么说的啊。”温皇四两拨千斤笑了笑,引来藏镜人注视,并冷哼了一声。

三人排排坐,谁坐中间肯定挡住另一边视野,如今温皇就是中间的位置,他年龄最小,占个最好情有可原,想当年的他是妥妥的团宠,只是好像谁也不记得了。

藏镜人不想看他也得看着他,想看千雪还是得看向他,看他悠然自得翘起腿,看他眨巴着眼睛眺望远方。

“哼!”

“藏仔你有意见就说,没意见就到我了。”千雪把好不容易记好的那些军务事串连起来,本意完全是想替初任苗王的侄儿分担分担,“铁军卫忙着处理那些不服管的人,藏仔原来的军队嘛也成一团散沙,这不,没有特别厉害的人打头阵总是少了些什么,苍狼面对的挑衅可远远不止一处啊。”

温皇闻言不急不慢,“所以,你想让我以什么身份出现?如果是推局布势的谋算者,我可以找出隐藏在后想要背水一战推翻新王势力的主谋,如果以一个剑客单纯的武力,那更简单了。”

“武力还用得着你?”藏镜人前段时间受伤,现在伤好得差不多,双拳早闲得发痒,一听有规模战可以参与,还是帮千雪的,二话不说要应下,“在哪里告诉我个地点就成,其他的你不用管。”

千雪惊得下巴落地,“喂喂,藏仔你别急啊,就单凭你这句话我担心到时到了现场连个苍蝇都没有,全被你吓跪吓跑了。”

“好友你忘了?温皇是天下第一剑啊。”还珠楼楼主有话要说,“对手如果是论武还不够格,何必需要两个天下第一出手呢,你说是罢?”

“我有说让你和我搭伙么?”藏镜人不置可否,“我要去,当然是一个人去。”

“不可不可,就温仔好了。”对于神蛊温皇过人的睿智千雪孤鸣有着盲目的崇拜,充满信心,他心里非常清楚两位挚友的定位——

应对战场如何制定战术,冷静果断的藏镜人当无人能敌,而其他场合未必,藏镜人的霸道与直接恰是毁灭性的,对于要收证之类的结果尤其不利,对此,温皇也很清楚。

温皇之于他们二人都要理智,有时候这份理智胜于可怕,才会显得无情凉薄。

“温仔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静待,反正我知道你绝对没问题!”千雪眼珠子一转,再加个好事,“要不这样,事情完了我叫藏仔陪你打架,打到你满意为止,他武力够看的吧!”

吃着糕点的藏镜人险些噎住,瞪着眼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快就被卖了。

他和温皇从来不是相敬如宾安安静静喝酒的关系,三天两头打,苗疆大大小小的地儿都有他俩的身影,一旦任飘渺手持无双与他相对,那么绝对不可能相安无事,所到之处如狂风过境、一片狼藉。

如今可好,又加份量,得是日以继夜了。

藏镜人拍桌啧道:“为什么是我。”

“藏仔不是愁没法参与嘛,这样也算参与,重在参与啦。”千雪给他分析利弊。

温皇若有所思地盯着两边看了会儿,末了幽深的目光投向一侧,正是轻缓缓掠过藏镜人的五官,摇着扇子沉吟着说:“我忽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考虑。”

他一副勉为其难的反应,好像费了好大劲才终于做下决定似的,藏镜人不冷不淡问,“你真想跟我打?”

温皇舒展眉晃晃扇,“耶?别的方面好友肯陪也可以的啊,我没意见。”

“……”

千雪好奇,“这是什么意思?还有哪些方面?”

“你告诉他吧。”这事定下了,温皇便算心情霁好,凑上来挑选糕点,挑了一块铺了些樱花粉的,形状也好看。

藏镜人一直占着食盒,就放在腿上,温皇捣鼓着从石凳上起来,衣袂随风飞扬,发丝与袍角均被拢得呼呼作响。

他叹的这口气无比轻松惬意,于是传送得也远,轻而易举飘到藏镜人耳畔,温温润润别是一番清朗,藏镜人能看见的更多了——

包括他眼角漾着的蓝色花子,被水光倒映着,粼粼荡开,飘飘散散,包括他慢吞吞吃着糕点的模样,他干脆不回去了,就杵在旁边,两人的手肘碰着,似乎想要与面前男人窃窃私语些什么。

藏镜人敛回沉沉暗暗的视线,微眯起的眼有些危险与探究,不过还是挡不住心尖片刻的骚动,总好像被一只猫爪子挠上了,痒痒疼疼。

“要吃全部拿过去。”他渐渐不耐。

温皇弯着腰抬起眸,“急什么,千雪不喜甜,我们就好好把它们解决……嗯,还是好友你原来已经饱了呢?”

“……这块是我的!”

“哎呀,都在我嘴里了,你还想要?”

那口气啊,还真的吹到了难以捉摸的贪婪里。








(完)


评论(3)
热度(47)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