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小年夜之趣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微博梗,见图爱咬喜欢的人,其实本质心理是「想让对方再多理理自己」以及「想要撒娇」)迫不及待撸一发,香喷喷的原剧向诶嘿!祝大家小年夜快乐!



*


 “咬人”通常都是藏镜人的爱好……

确切地说他很满意那个瞬间耳边散落的呻吟,神蛊温皇的声音轻缓却不轻浮、温和但不怯弱,饱满圆润的腔调结合刹那间爆发的情绪以及涌现的心境,一一都在说明他无比享受。

他会在掌心积攒力量,反扣住眼前人的脖子不让离开,于是脖颈的吻痕咬痕都加深了,他的腰不停往上抬,他的身体被不断撞击,他俩紧紧结合再无空隙。

当然还有兴致盎然的时候,比如这一刻,他喝了酒。

小年夜四处张灯结彩,正气山庄在吃着团圆饭,还珠楼里呈上休假单的杀手数不胜数,谁都想要好好过个节。

凤蝶忙着处理员工们的请求,而真正的主人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紧闭大门没吩咐给伙厨到底要做几人份的晚餐。

藏镜人上门来是因为饿了,他熟门熟路来到厨房拿了个春饼,招呼不打又走。

他肯来光顾,伙厨着实高兴,他当这里是歇脚地儿,伙厨不至于痛哭流涕,以前听说还珠楼建着能做引路灯塔还懒得信,一来二回不信也得信。

胃口不大甚至一日三餐也不按时解决的楼主偏会让厨房里谁都闲不住,吃干抹净的男人拐个弯进了主人房,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食饱衣暖生思欲”?

不然怎么只见进不见出呢?

有人吃饱了谈谈人生,有人喝足了讲讲八卦,还有人提着一大串鞭炮来到后山,转眼噼里啪啦火花四溅,隐约还有窜天猴响。看来就算是杀手职业也还保留童趣、老家还有老小,也总想着归乡。

温皇今天十分主动,酒香缠绕在他指尖,他将一盏酒打翻了。

藏镜人吃不下不要紧,拎着两袋零嘴踹开门,门内有个家伙整个儿窝躺椅里都要成仙了,手执羽扇轻摇,眼睛一睁一阖慵懒假寐,直到被示意三遍才慢吞吞让位,也是拖拖拉拉许久,那沾满仙气的水袖才舍得从扶手划拉下来。

“哎呀,天地广阔,气候霁好,好友特地爬上缥缈峰岂不是委屈了你?”他说。

“那又是谁觉得外头不如房间好,不出门去?”藏镜人冷哼。

温皇笑得眯起眼,“我是主,你是客,不一样。”

“我这个客,不够格来衬你的还珠楼?”藏镜人飙高嗓音,似乎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只要回答是一个肯定句。

年关一到,三杰之中最尴尬的无非是他。

去正气山庄最多吃个火锅,不忍拉着无心就走,经常自己陪着留一会儿,之后任着闺女与史家人相聚,自己早早就出来。

去苗疆大营吧,昔日旧部记得他的会拉着他喝上两杯,如若是新添的兵那便不会理他,看他的目光亦是古怪的,自然想到过往的大事。

去交趾无外乎是怀缅怀缅,一个人方便静默,往往回来的半途会遇上史艳文,好说歹说劝小弟一块回去,然后忙着摆脸色忙着乱转,一不留神就转上了山。

哪里是能预知的。

藏镜人烦着呢,有人吃东西不一定亲口摄入,看着都能饱,三两下便生龙活虎。他则不同,饱了之后昏昏欲睡,小年夜一觉睡到第二日不无不可,躺椅实在舒服,摇啊摇的,也不禁理解起为什么愿意一直待着的心情了。

奈何温皇并没给他机会,悦耳笑声起起伏伏,先在他的左侧,后来不知怎地到了右侧,接着是中间,越来越近。

藏镜人还没开始做梦就觉得被梦境吞噬了,一大股力量砸在腹上,刚吃的估摸着又得吐出来。

“我们去放鞭炮吧好友。”说是这样说,却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

神蛊温皇如此对待可不是温温柔柔的,隐隐浮动的发丝渗出些灿白色,映照在昏暗的房里会被那种孤冷感吓一跳,额间的印记一闪一闪,仿佛快要变成任飘渺。

他的举止很是凶狠,可又静止在此时此刻,松软的发梢打着转儿,溜进藏镜人的衣襟,清清凉凉,搔得浑身痒,连耳朵都痒。

听着他的呢喃,知道他在引诱,也没真的把你诱至后山再让鞭炮挂你身上。

“饿的话有吃的。”藏镜人突然打破旖旎缱绻的气氛。

“我不困。”温皇没头没脑说上一句。

藏镜人心想你不困关我甚事,我困得很……才暗暗忖完,脖子上的痛感加剧,不但不松开嘴还再来一着的这人若变把无双一同刺过来,他估计咬牙切齿觉得分外正常。

藏镜人蓦地伸出手揽过温皇的腰,固定在正上方,躺椅摇的弧度越发大了,两人挤在一起好好贴着,跟面临险境仍不肯分开的眷侣似的,大眼瞪小眼,既滑稽又任性。

待到温皇逐渐意兴阑珊时藏镜人已磕着脑袋开始打盹,鼻翼轻轻扇动,一点疼痛对他来说就如蚊子挠痒,彼此知己知彼,太懂底线在何处。

温皇抬起头支着腮小小观视了一会儿,再用眼角余光稍微嫌弃地瞥一眼桌上那两碟零嘴,轻声笑道:“同样的作为,好友真是不给情面啊。”

同样的作为,果然还是藏镜人亲自行动较为有趣一些。

温皇算是看出来了,他没这天份,主动与被动是相互的,他之所以“被动”,只因早允准了这个男人,于是也满足于那份疼痛感,哪怕再细微的感触,他也记得牢,统统可成为莫大的愉悦,缺一不可。

“哎,我想去放鞭炮啊。”他喃喃自语,伸长胳膊捞捡起掉在地上的羽扇,趴着没地儿扇,只得拢在怀里,身体随着躺椅一摇一摇,还有个人形靠垫可以借撑,念几句,叨几句——


弃我去者,乱我心者,不如得我意者。






(完)


评论(2)
热度(36)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