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藏温】隔壁的校医(上)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现代AU, @闲云还珠 五老师倾情送梗,年下设定,学生X校医,一段非常温暖的宿命,相遇与初遇,相识与初识——

若大局未定,十年之约,可以时空穿越。

*

初来乍到的大一新生还没去报道就躺进了校医室,全身上下无一不挂彩,出乎意料的是很快就生龙活虎,仿佛只是沾上了别人的血,一点都没所谓。

这个学生自校医室出来就沉默了许多,对里边发生的事缄口不提,对此,他的好朋友可谓操碎了心。

千雪孤鸣作为大财团的儿子,没事就经历经历绑架事件,他能进来这所市立大学完全靠的是后台,学校股东就有孤鸣集团的一杯羹,妥妥是高高在上的身份。

然而还有一个事实,他从不将这些优势挂在嘴边,到处跑四处窜,藏镜人就是他的好朋友,走在他背后收拾后续,把那些不长眼一路跟来想找茬的一锅端了。

这不,端完了自己也喘不过气。

藏镜人是行动派,多说不如做,爱恨如黑白相当分明。

他沉默不语偶尔还在课上晃神,千雪难免在意,趁着篮球场上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凑过来直问,“怎么回事?藏仔你平时不是这种画风啊,难不成甫入校就被做思想工作了?什么大人物这么厉害能说动你啊?”

藏镜人和操场上神采飞扬的其他人格格不入,不过这样好的身材以及阳刚的体魄不积极参与体育活动实在太浪费。

拉着他来誓要感受一下新校勃勃生机的千雪孤鸣不忘安慰他,“好了好了,下回我陪你进去校医室道谢一下……”

不会藏着掖着的人转个身就想把事儿全招了,可这转个身吧,话到喉头咽了回去,整个人僵在原地。

穿过一张张面孔,有一人稳当当立在篮板下,着一身白大褂长身而立,却好像谁也没发现他。

他微微在笑,犹如点缀在晴空下唯独突兀的浅蓝色,有着成熟男人知性礼貌的气质,还有三十而立被如梭岁月照亮的淡泊灵魂。

他注视的正是这个方向,露骨却无辜,是在对曾经满身是伤的学生投以关切。

但是——藏镜人被影响了,他接下来的三分球一个都没中,全场嘘声,反而是鬼飘伶大展身手,他的粉丝特别是一个名叫公子开明的拊掌喊得最热情。

按理说二十出头的小伙跟三十岁的男人毫无瓜葛,最多是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关系,最多……是这样吧。

藏镜人冰着脸回去教室,沿途跟无数个看他好戏的人擦肩而过不为所动,反正除了千雪孤鸣,他的朋友也就寥寥无几了,一只手能数得过来。

“藏仔你倒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喂!怎么这么像被告白了然后手足无措呢!”千雪追在后头。

藏镜人扭曲着脸,“瞎说什么,你看我和哪个女的接触过?”

“完全是一副被踩中痛脚的反应嘛!”

话又说回来,病急乱投医是医生的过错还是病人的过错?谁也说不上来不是?

神蛊温皇拉了拉衣领,仰起头目送篮球跃出弧线。其实只要稍微偏离轨道一点,他就被击中脸了。他好像知道这个间隙会控制在哪里。

校医室非常简陋,除了几台在医疗中心就能买到的仪器外也就是瓶瓶罐罐,针头被收好在包装袋里摆置在隔层,一本本预防疾病的书籍搁在旁边的书架上,意外地还出现几本八卦杂志——

包括孤鸣集团和传说中的史家的经济之争,甚至家长里短也被扒得很干净。

办公桌上放了一张请假条,字迹对他来说是熟悉的,上面写着:我身体不舒服暂时不能履行助理的职责,也跟老师说了要请假三天,你自便吧。BY凤蝶

温皇坐在椅子上伸长手去够桌角那副相框,里边镶嵌的正是凤蝶去年去踏青的照片,穿着薰衣草色的碎花裙子,戴一顶宽边帽。

“小蝴蝶是越来越亭亭玉立了。”温皇轻笑出声,尔后低头陷入沉思,好像在反省为什么要自言自语。

他起身将病床外边的帘子掀开并扯过绳子拴起来,蓦然透亮的光线自窗栏折向他脸,他缓缓游弋视线掠过床单那几处肉眼可见的褶皱——若一个人的心变成了石头,大概会在别的方面下功夫吧?

比如计算出小局,再在局中局里计较大局,而局中肯定留着那些形状作为真相和依据,暂时不能拂去。

“哎,还没来复诊,我这个校医是被小瞧了啊。”他掏出手机对着病历表格寂寞地嚼出几个字。

藏镜人去淋了通冷水澡,秋天虽还阳光明媚,可刮的风已经相当强烈了。千雪孤鸣抱着脸盆和毛巾经过他时应景地打了个激灵,都能预见感冒时水深火热的情景。

“千雪你去你的洗澡间。”藏镜人盯着倒映在地板的那团影子无语。

千雪找他有疑问,“我听说校医是新来的,可能就是因为是个新人,一直在校医室做助理的凤蝶突然不干了,好奇怪啊!我是不是也要去看一眼呢?”

“看什么?”藏镜人回答得不冷不淡,“医生治病不是很正常?”

“你这样有点不礼貌,毕竟我们也是新来的嘛,打好关系没有坏处啦!”

“……我不会去。”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应该去看这个是预谋还是玩笑。藏镜人误打误闯来到校医室,只不过是觉得烦了。

耳边响起开学典礼的钟声,可他显然来不及赶上,需要穿过林荫小道和三栋教学楼才能到达操场,途中还得应付保安和老师们的盘问,说到底打完架狼狈加狼藉,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入校就得记过的事。

知道凤蝶在这里工作亦是学校万事通传播开来的,读着大二的凤蝶人气好像很不错。

藏镜人推开门就被拉着坐到病床,一脸莫名其妙。弯下腰静静看着他的男人有着一双幽蓝色深不见底的眼瞳,嘴角勾起一记耐人寻味的笑意,指尖还夹着细杆的标着英文字母的香烟。

藏镜人闻到了飘散在空中的味道,偏向于甜软,条状的雾不易散,起起伏伏,最后停在对方的指尖。自己但凡被碰触过的肌肤都像点燃了火,酥酥麻麻的,既痒又疼,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辣意——却不痛。

“别多管闲事。”藏镜人多少还是爱面子的,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所犯的行为不能被老师发现,不然才上大一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他又不可能放着千雪不管,而且不受千雪那些提醒影响,最终还是得打,就得看打完要怎么解决了。

“我叫神蛊温皇。”温皇仿佛没听到他在说话,径自道:“当我是朋友吧,我想年轻十岁。”

“啧。”藏镜人的目光停留在他温润朗俊的脸上仅仅两秒,这就移开。

仅仅两秒,也能断定这根本是个逆生长的家伙,“年轻十岁”什么的完全有着年龄歧视和辈分压制,这就让他的自尊心完全不好了。



(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