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兔狼】贪嗔与痴

*文:慕卿

*CP:#兔狼#苍越孤鸣×千雪孤鸣

*2018年情人节贺,谨以此文祝两个本命情人节春节双节快乐——现代AU,兔兔有微黑化描写,有R18炖肉,慎。

*


当人们的重点聚焦在一处,就会忘了镜头背后失意的另一张面孔。

从事类脑研究就让这一点关键性的弱点放大,不管是政治家还是作家、不管是教师职业者还是警官都陷入了这个沼泽,仅仅以一枚芯片就将这个人的日常行为全部规划重置。

曾经苍越孤鸣是类脑科学研究中心的BOSS——这句话说来奇怪,太像一些科幻电影中的情节,可它就是这样发生,发生在千雪孤鸣的身边。

如果苍越孤鸣是别人,千雪大可以不管,而若是自己在意的人,还是亲人、是侄子,他怎么能做到不管?

在挚友的忠告下千雪孤鸣非但不听还闯了进去,结果他被关了一个星期。

谁也不知道这一周发生了什么,自他回来后他将衣领拉得很高,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往往要用很多时间才能着好制服,他的另两个朋友神蛊温皇和藏镜人等了很久,他才收起枪套走出来。

“你们去执行另一个案子吧,我申请过了,这个地方的只由我负责。”他鲜少这么坚持,很让人意外。

上一次发生在他刚入警局的时候,他在向就读医学系的苍越孤鸣告别并且笑着说如果今后你来当法医我们还能做搭档,我在等着这一天啊苍狼,快点追上我。

类脑是一个近似于人脑却和人脑有区别的东西,经过往里深查知道那是一个叫做大智慧的中枢系统,可以通过芯片控制意识与思维,从而从事犯罪工作。

目前类脑研究是禁止的研究工作,科学者不仅要敬而远之还要引以为戒,毕竟那是违反常规和社会秩序的现象。

过往的苍越孤鸣,就算由藏镜人或神蛊温皇评价,都会一致形容是个温柔善良的家伙,还是个礼貌谦恭有情有义的孩子。

明明是很聪明的人,却容易寂寞,明明害怕寂寞,却不会把那面表现出来,在外人眼里他永远是完美的医学院继承人。

不知从何时起他就变了,那是刚毕业不久的事。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即将平步青云大展抱负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镜头前,在网罗追随他的群众。

据说他是大智慧唯一指定思维模式接近研究中心内定指标的人类,也无怪由他来带领这个势力,他将带着他们走得更远。

千雪孤鸣是他的叔叔,要将侄子带回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吧?苍越孤鸣从小就被他带大,永远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的笑容,这样亲密的关系,有朝一日因为救赎而深入大概是很好理解的——

但是,如若这个关系变质呢?

变质到连当事者也想像不出来那种心境是怎么油然而生又是怎么结束的、是怎么从抗拒到接受到沉沦的、是怎么迷茫而难过的。

还是一样的面孔,却有着不同。

苍越孤鸣的脸色沉沉暗暗,不曾掩饰的威严将往常惯有的温柔拂却了。他偶尔会笑一下,从嘴角往上勾起的弧度缓慢而清冷,是一种疏离与漠视。

千雪能从细枝末节里找出熟悉的那些感受,比如怀里的感触依旧如此,只不过不再是自己抱着对方,而是被对方搂住了腰,枪套与枪支都被缴,子弹全数掉在地板上,泛起的声响令人头皮发麻,与四周阴暗湿冷的环境一样,给人一种压抑的无所适从感。

“叔叔,你又来找我了。”苍越孤鸣用着近乎悲伤的语气在说他的不愿,他也不知他为什么这么不想见到对方。

同样是囚禁室,别人一堆人一间,他硬是将这个男人丢进单独一间。在得知是警方的人后不但没有采取任何动作,反而有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意思,倒成了随时可以上门的人了。

“不要打主意,我在你身上放了感应器。”苍越孤鸣像在说情话,温暖的脸贴过来,温柔而且令人动容。

他像在搂着他的爱人,双手合拢扣在男人的腹间,修长手指隔着衣服勾划着当中可爱小巧的肚脐眼,血气方刚的年纪使他充满爆发力,他正在以下犯上,不规矩的手四处扫荡他叔叔的里里外外。

千雪孤鸣这一刻分外狼狈。不是大智慧的苍越孤鸣有一个成长期,成长期前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自己好歹是警员出身,受过专业训练和丰富的实战经历,要应付还是绰绰有余。还记得当初他俩是有比试过的,怀着教导侄子的本意,也让侄子练一练。

不过这个平衡很快就打破了,坚持锻炼并且去武馆学习的苍越孤鸣再进入研究中心,他已有超出想像的进步,他想制住千雪轻而易举。

不引人来、不去告密、不加以试探,这大概就是叔叔的心意吧,只是他好像会错意了。

他将叔叔表示的亲情当成爱情。

“苍狼……”千雪皱着眉头,脖子上被湿漉漉的舌尖舐过,浑身密密麻麻窜过电流。

他不擅长应付这样的苍狼,于是在这样大的压迫之下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怯意与违背伦德的羞耻心,被放大的五感在被进犯时不值一提,上身衣冠楚楚,身下却一片狼藉。

他背对着苍越孤鸣,分开的腿架在对方的膝上,脆弱的后方被大而粗戾的庞然大物不断操伐,肌肤相撞噼啪作响的声音淫巧而不适宜,刺激而显振奋,不能收敛亲人之间的感情,反而让亲情有了往外扩张的余裕,千雪自己无法阻止自己的反应,他的弱点被一一掌控,他射得最快。

“叔叔最近瘦了。”苍越孤鸣的指尖经过他的腹,弹了弹他刚纾解完软塌塌的小东西,这才捏住他豆大的染了欲望的胸前突起。

千雪孤鸣极为有料的胸肌被搓得通红,连同脖子耳根也红了,苍越孤鸣一边亲吻他一边悄声细语,那种有别于关切的调情直中内心,也许就是因为这份触动,千雪才无法逃离——

苍狼很有技巧,懂得如何牵制住彼此的灵魂,这一刹那,千雪体内最为软酸的地方被狠狠撞击,只能仰起脑袋破着嗓子喊出声,垂头丧气的模样好比受到欺负的狼,身体每一处诚实地泛起红粉色。

“你不记得我,还知道我是你叔叔。”千雪几次上门也知道这里的架构,大智慧重塑的关系链下每个人的连系截然不同,昔日有可能是敌人,这一刻却会成为伴侣。同样,大智慧的设定里苍越孤鸣并不是千雪孤鸣的侄子。

“这不妨碍我要你。”苍越孤鸣轻柔扳过他的脸,撬开他的唇隙吻上他,一边吻一边说出心里话,“或许正因为是叔叔,我才更想要你。”

“这是什么啊。”千雪听得惊颤不已,无可否认被刺激到了。

本来这个姿势就极为难堪,又因着忽然变换体位而焦切。他整个人趴到了地上,往前倾着快要一头栽下去,苍越孤鸣及时搂住了他,握着他这杆精瘦有力量的腰肢,狠狠往深了干他,越来越快。

“苍狼,你……”千雪握紧拳头心乱如麻,部份委屈和想要唤醒对方的坚持化作泣意,竟和着嘴里被手指捣腾的生理唾液而出。

叔侄成为这样禁忌的连系谁也不乐意见吧,况且他非但没有不情愿,还被有着年龄差的男人熟练觅取敏感点,很快攀至高峰。

同一时间,体内蓦地被灌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股又一股,还沉迷在余韵中微阖着眼的千雪倒吸一口气,被填得充实,也被占领得干脆,盛不住的阳刚之气溢出体外,将他打得更湿。

“一个星期了你可还记得?”苍越孤鸣忍不住在他的眼睑上方亲了一下,“如果叔叔能一直记得苍狼如此爱你,苍狼觉得此行足够了。”

“别说这种……”千雪觉得着恼,想了想在这样的境地下一跃而起打一架并不实际,便一胳膊勾上了这人脖子,用嘴堵住还想继续说的话。

两个人沐浴在昏暗毫无光线的密室里,隔着音的环境谁也不知正在发生些什么,片刻的妥协使得千雪知道一个真实,自己点的火怎么样都得完成。

他们在这里漫无天日地做,做成了习惯。

“你可以有很多方法制止我,可你选了最无法完成的。”很久以后,苍越孤鸣这样说。

那时千雪孤鸣已经睡了,睡得满头大汗做了一场无边无际的梦。苍越孤鸣将他扯进怀里撩开他的前发,在他额头上印了一吻,这一吻让他苏醒。

千雪醒来后条件反射回答——最蠢的方法最管用。

七天时间,大智慧陷入瘫痪什么都没做,因为负责这方面的BOSS罢工了。千雪孤鸣至此才了解,自己永远将苍狼的爱情当作亲情,彼此也算是一笔勾销。

千雪来到档案室处理这些资料,看着记载的一行行文字,咬牙切齿无奈得很。这不就是在看自己的情史么?他觉得需要拜托温仔把档案销毁。

再次出来警局望望天,阳光明媚,伸出手看了眼手表上的指针,距离相约时间还有几分钟,他便去要了杯奶茶,杵在太阳伞下远眺广场上方的大显示屏,显示屏正在播放新闻——

类脑研究中心被封锁,大智慧并没有被掌握,而是消失,它很有可能再卷土重来。

虽然是一个芯片中枢载体,可是当时,千雪确实听见了一番话。

大智慧告诉他,当一个人一直看着另一个人的背影直到迷失,就会产生连带反应,再坚强终究也会显露阴暗面……你应该庆幸,有一个人眷慕着你至今不离不弃。






(完)

评论(4)
热度(48)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