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藏温/神赤】A区猎杀 2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神赤#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

*2018年情人节贺,谨以此文祝四位男神情人节春节双节快乐——现代监狱PARO,含性暴力描写,欧美三大同人设定之支配服从,私设如山。


*

第二章


监狱里没有等级关系,只有契约连系,服刑期满或有特殊表现的转眼就可由犯人变成监事,还能当巡管,可以领取薪资享受假期,只是再也出不去。

这等于是一个小型世界,所有人都在这里体验,没有人觉得竞争链不够人性化。

契约成立的期间,支配服从条约诞生,签订后的同时被列入监狱规则系统,谁都破坏不了,为期——一个月。

神蛊温皇这一趟来得好,两名狱警松了一口气。

但事实上温皇只是路过而已,他本来打算放审讯里的那个男人回去,可人赖着不走还翘起二郎腿,送去的饭也不吃,昂起的头气势十足。温皇一笑撤走了饭,说食堂里的还不够吃,你先饿着吧。

掏出烟盒才刚抽出一根烟,就见门外有了动静,独属于监狱长的靴子声音高傲刺耳,像极了波斯猫光临的预兆。

藏镜人自那天后没见过神田京一,不过听广播预告也知晓又有契约同步,这个所谓的契约者就是罪魁祸首,跟B区完全不一样的生存方式。

他眉头拧成了褶皱,几步迈出门槛,冷冷淡淡瞧着对方。

就算外头人人都说任飘渺如何冷酷无情,他遭遇的也永远不是任飘渺。温皇的神情算是和蔼的,哪怕他不让你吃,他也还在这一刻送进来水果,这些完全不必由他亲自做。

藏镜人将那些所得知的事情连系在一起,指了指脖子上戴着的不曾亮过光芒的项圈道:“直说吧,想拿我开刀是不是?”

“对你而言,离开B区幸不幸运?”温皇顾左右而言他,摘下警帽,一头乌黑长发披散而下。

他的棱角逐渐散去,还透出一股甜腻的蛊惑,大概始于他的眼和唇,他的眼十分幽深,上挑的凤目与水蓝色的眼影让他充满温柔,他的唇异常饱满,红润的形状很适合亲吻,而他居然是个中立者。

B区那些事一直采取速战速决的态度,没必要为难任何一方。人死是很正常的事,藏镜人能活到现在该归根于身手不赖,又建立了一定的影响力。

然而全都没用,就在他险些可以统领B区时,他被赎了出来,赎他的人叫做赤羽信之介,是个从没打过照面却在见面时一点都不觉得稀奇的人。

他甚至怀疑过赤羽跟温皇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个怀疑有助于保持理智与冷静。

“你不用参考B区,两个区域完全不同的结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更适合B区的环境。”喊打喊杀,先看拳头,这种事藏镜人十分擅长。他就是个行动派,比起话术与辩术,直接武力征服好上几百倍。

他猜不到,就连温皇也不晓得这个项圈是谁给他戴上去的。

温皇不允许有谜题困扰自己,按照阴谋论与取而代之的想法,这个男人无外乎是B区派来要接手这所监狱的先行者,而赤羽军师,不仅趁着这个机会先手布棋,还立了个下马威,说明的不是赤羽想当决策者,而是也想做中立方。

如此一来,中立的不只有任飘渺,从东瀛来的智囊也将分一杯羹。

“我并不觉得难以接受。”温皇笑了笑,饿了一日三餐也不见任何败相,男人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都很好,这是他所乐意见的。

他领着人出来,从监狱区到监狱长办公室,沿途嘘声有,都在打量和审视眼前多出来的人。

藏镜人成了个靶子,藏镜人当然知道。所有即将签订契约的都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能攀上关系,而监狱里拥有最大话事权的无非是监狱长,如果可以走后门,别说契约,就算是执导契约的,都有你的一份。

监狱可谓是最黑暗的地方,支配服从指令以项圈下达,监狱规则系统同步执行与监测,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在这样的境地下,服从者无条件听从支配者的任意命令,并且没有一对一的限制,如果有几个支配者聚集起来欺负一个服从者,没有人说不。

于是,这里正在上演六个支配者强上一个服从者的游戏,监狱房提供任何所能想到的道具,如果到了最后那个服从者没死,也许他会坚忍到最后,因为说不定下一轮他就是支配者,他将怀着仇恨,他甚至还有侵犯监狱长的愿望。

任其闹,就要上升成恐怖事件,不怕他们造反,一是监狱牢固,二是战力充足,三是,这里多了一个B区送来的免费劳动力。

藏镜人感到有点恶心,耳边凄惨的喊叫求饶到最后会过渡成妥协与乖顺,甚至于情迷意乱,主动配合。

糜烂的酒池大概被外面很多人推崇,因为这些就是他们的理想天堂,却不曾想既然是无法地带,便有所有你想像不到的欺压方式,这里说好听点是支配服从游戏,说难听点就是奴隶社会。

“我要将夸你的话收回了。”温皇用眼角余光端量他,“原以为你应该无动于衷,却还会生出怜悯,这是他们言说的B区战神?温皇觉得不可信。”

“哼。”哪怕被利用,也要有利用的价值。藏镜人不以为然,“厉害的人会有受虐倾向,比如想遇上对手,赤羽信之介想中立,就做不成你的对手,你不会停止这个找寻过程。”

“哈,说得也是。“门一开,走在前头的人便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他摇身一变已是银发紫眸,冷冷的笑声灌满惬意,他随手打开监视屏,最大的那块显示在很偏僻的角落,由此可见不是方才经过的通道,有可能在东北角。

“你不用想这么多。“任飘渺有些好笑地盯过来,他知道男人在片刻间思索分析出无数条解决方案,也许趁着自己不在时还会查一遍里里外外。

通过他的示意藏镜人看向屏幕,满目的红让他一惊,觉出里边的不是个生面孔。

他差点忘了契约者这种身份是不需要两个的,因此任飘渺一日不死,赤羽信之介便只能成为阶下囚,好好度过监狱里丰富多彩的生活。

任飘渺按了一个按钮,启动的契约规则在一个男人的项圈上立现,那却是陪同着的护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打手。

“不介意的话坐下来,一同观看一出如何?”任飘渺颇为友好地拉过移动转椅,漆黑色的质地很像藏镜人本身的色调,当他入座,他们俩如同暗夜里的死神,观赏着最为复杂也最为简单的人性。

 

 



(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