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神赤】A区猎杀 3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神赤#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

*2018年情人节贺,谨以此文祝四位男神情人节春节双节快乐——现代监狱PARO,含性暴力描写,欧美三大同人设定之支配服从,私设如山。


*

第三章


“神蛊温皇……不是你朋友?”神田京一见赤羽信之介不说话便率先答了,并频频瞄向左手边,“加固的高强度隔离栅,并且由机关控制,A区正如你所见越狱情况为零,可是你也没必要亲自来啊军师,和藏镜人交谈过后我觉得任飘渺是个很危险的人物。”

“是的,我是他朋友,说我了解他也不无不可。”赤羽盘腿而坐,仿佛在静待着什么,“这样的我和他是两枚刺,谁也近不了谁的身。”

“你会赢的。”神田只认识赤羽,不认识什么任飘渺。

“也对,所以他才找上你。”

“什么?”

出乎意料的,首先响彻周遭的是不远处监狱房里的动静,是沉沦在欲海中翻腾的无助灵魂与失败者,这样的经历还将持续下去。

他们所处的是单独间,走不出去,别人也进不来,栅栏外边还有一扇大门,封得很死。

神田京一刚要问个原因,岂料头顶天花板上开了个洞,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个机器伸缩手臂架着项圈套在他的脖子上,随即“嘀”一声响,机器消失了,指示灯也亮了。

莫大的压迫力与重力扣在神田身上,竟是生生弯下了腰跪倒在地,垂下首呆怔很久,这才舒出一口沉重的气。

“我以为会更直接一些,任飘渺和我直接相对会更有趣,他会这样想才对。”赤羽由衷的淡然的评价倒让神田京一显得不自然了起来。他低下头小声咕哝了一会儿,接着抬起头做了好几次张口的动作。

曾经的东瀛,北条氏在历史的长河中何其威风凛凛,可现在还不就是普通的一族?即使天天拜排位的老人唠叨着咱们的祖先是哪个哪个将军这样的话,也不再有地位。

同样,哪怕神田京一祖上积了德再怎么有名望,他现在也只是一名保镖,可他……和赤羽信之介建立了契约关系。

“用你这枚棋子起不到作用,因为你在我棋盘上。”赤羽说。

神田颔首:“没有意外这也是平时军师对待我的方式,你会对我下达命令,你的所有命令我都会听。”

“哦?是么?”赤羽信之介终究还是没能将想说的话说出来。他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以此去推论天空,知道是将近黄昏了。

此时此刻的风声被灌满压抑,当不至于还想得这么天真,就这一点来说,神田真的是心无旁骛无比忠诚的手下。

“如果你饿了的话,我可以催促一下狱警上饭。”神田跃跃欲试。

赤羽若有所思看向他,“有时候不这么乐观还好一点,你啊,就是太相信我了。”

赤羽信之介审惯了犯人,会一点察言观色。深谙犯人心理的他现在也把对方当作犯人看待,抛却同伴意识,要更客观一些。

可惜他终究是做不到的,他比任何人都要重情重义,对身边的人有着近乎任性的偏袒和无条件溺爱,自然,这是上司对下属的爱护,不应掺杂其他敏感情绪。

任飘渺翘起长腿娓娓道来,还说军师大人迟早会沉溺于其中。他以一种游刃有余的态度去看待监视屏里的互动,深深吸一口嘴里的烟,烟雾袅袅上升将他的脸色遮住,影影绰绰更加令人心惊胆战。

藏镜人不禁屏足了鼻息,心脏狂跳却不是因为有所动容,而是真实地觉得这是个强者。只有强者能勾起你的战意,能让你的杀意兴致勃勃,想要撕裂想要侵犯想要占有。他的表现让他得到了一点休息时间,他从而来到了公共区。

任飘渺觉得他能这样反应就已经相当不错,A区不需要无情无义的人,只有这样不够狠绝甚至能带来光明的人才更能够将人拉至地狱。

也许藏镜人突兀的出现给了很多人希望,那么这份期望就需要分解出各种负面情绪,再一一坠落。

公共区上方有个大屏幕,上面反复播放的是一个赤条条在自渎的男人。

在无法地带里,男人之间的身体较量从肉搏到结合已经不是奇闻,更多的是毁灭性的征服。

于是才会出现满大街这样的人——原地跳了起来,表情些许张皇失措,伸出双手往衣摆上使劲搓,两边尾指分别翘着,乍一看仿佛一个娘们。

所有被监狱抛弃的人住在了边缘,他们拥有相同的病症并且永远无法再爱人,说到底在无法地带说爱本身就很可笑。

就如同现在,当看着屏幕里那个高傲冷漠却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色气的男人,谁都想要犯罪,谁都不觉得罪名深重会很造孽。

干不了监狱长的,只能被别人干,被别人干到失窍的,便成了徘徊在无法地带的亡灵,从此再无救赎。

围观的人支支吾吾一点都不痛快,拘拘束束不是心有挂碍,就是不够有胆,藏镜人冷笑出声,深深觉得病态的规则已经从契约关系蔓延渗透到每一处,这个规则成为了现象,是生存本身的执念。

“出去逛了一圈,有观后感么?”大家唯一能猜到的是藏镜人肯定做了什么蠢事,人家监狱长有后台有武力有说话权力,他们一介罪人什么都没有。

罪人受了不好的对待想着报复回去最好将对方驱逐出境,这实在超越了“平民”的范围,那就可以作为另一种身份去审判别人,这便成了契约游戏的乐趣。

藏镜人在把玩一副项圈,他于形式各样的款式中摸索,明了对方不作掩饰的原因是什么。

而戴在自己脖子上的始终没亮,所有人都在幸灾乐祸,唯有他意兴阑珊,他开始觉得温皇在另外设置规则自得其乐。

只收纳本人指纹的系统就算被觊觎也发挥不了用处,只会成为死棋。这可能是赤羽信之介错算的一着,却不在藏镜人的想法内,非是智者,不用拐弯抹角去想利弊,也不是说他就是冷血之辈。

就算没犯什么,一旦进来也出不去。没听过他自小就跟兄长穿一条开档裤长大,没听过他俩一块儿玩一块儿睡一块儿工作,做什么都在一起。

只能说此一时彼一时,纵使史君子在外有很高的身份,他的弟弟一日身在无法地带,就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或是主动或是被动,在此之前,在监狱里享受免费三餐并没有什么不好。

他哥的品行任飘渺早调查清楚,他的那副脾性却是刻意留了个孔隙,不一一探究,或许亦是挑战吧,成日被束缚在A区的灵魂也有契约者的一份,终究是感到无聊了。

 

 





(待续)

评论
热度(22)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