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神赤】A区猎杀 4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神赤#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

*2018年情人节贺,谨以此文祝四位男神情人节春节双节快乐——现代监狱PARO,含性暴力描写,欧美三大同人设定之支配服从,私设如山。


*

第四章


DISC性格测试包括四个性格特质,分别是支配性、影响性、稳健性以及服从性。

监狱规则系统录入这四项性格作为监狱内部管理依据,然而谁都明白,领导者有朝一日会成为被领导者,活泼的社交者总有一天不再善于交际,更别说热爱控制的人格会不会再次被控制。

食物链持续的情况下,性格在变化,游戏在变化,依照DISC完成的建立在支配服从框架上的契约便成了最简单的关系——

如果关系的一方想处于支配地位,另一方便自然而然得服从其意志,那么除却一小部份规矩温情的人们,大多数不再遵从,而是肆意扩大贪婪与暴力,从而这种关系不再健康,甚至可以说是虐待。

权利使人改变,暴力亦然,而性暴力永不遏止,这副条约不健全,也不可能会健全。

两名狱警回头不住地说话,大概也知道他们在讲要紧事。其中一名悄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夹起的双腿仍在没出息地打着颤。

他们刚从牢狱中解放,还未从那些习惯中站起来,战战兢兢,特别是面对契约者时,一边情绪低落一边开始过分自我反省自我贬低,看来他们更适合被关押的角色,也可见就算命运给出一条路,他们也已变得优柔寡断不敢再踏出那一步。

神田京一比较好一点,他虽然也会自我贬低,可那是将自己摆放在和军师一样的位置上进行的比较,他不认为军师哪里差,那就自己差吧,也不是不能解决问题。

各司其职、遇事冷静、随遇而安,说不定,这正是赤羽信之介当初纳用他的前提。

说赤羽目空四海只是一面之词,神田说不定会第一个冲上去否认。而当这样相敬如宾的两个人不得不从另一方面去探讨人生时就会匮乏那种同理心,连移情都不行。

那两名狱警来传达一件事,过不久这间独立监狱房将对外开放,可能和其他犯人混用,对此,里面的“原住户”需要做出抉择——

这自然是契约者的意思,任飘渺没有耐心等他们培养感情,契约生效后不开启交流,之后就会强行执行规则,到时就如藏镜人看到的画面一样,他们将在制约下迷失自我。

“你不用急。”赤羽看出神田京一满头大汗,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甚至比自己年龄要小的男人居然会有这么一天,纵站在战场上,虽武力暂且不足也会在下一刻了悟,天生矫健体能强大得可怕,有他这样好的身手,赤羽才得以所向披靡,将后背交予对方。

“军师,这个项圈是个很不可靠的东西。”神田都要预知到另一面不属于自身的神态了,“我会琢磨你的想法,可我不会折磨你。”

“我是支配者,你觉得是谁折磨谁?”赤羽觉得他的这个认知很积极,也很幽默,展开折扇扑哧一乐,算是被他逗开心了。

神田英俊的脸上闪过局促,从尴尬到难为情,总归猜到什么,“你下的命令,我都会听。”

“你已经说过这句,你说你会无条件服从。”赤羽抬高嗓音强调。

项圈的光芒在一闪一闪,神田当然知道军师的打算不会害自己,可是仍想不通为什么非要背水一战进来监狱经历这种事,于军师来说将会是不愿再想起的黑历史吧。

想完了不知是更轻松还是更不轻松,神田京一已经有所觉察,每当赤羽信之介说一些类于命令形式的话语项圈就会跟着反应,他的身体反射便会跟随行动,快得不可思议,而这些仅仅限在别挡着我、别离太远、别去听隔墙的话这些不出格的,他也同时有所预感,接下来的怕不再可能是安全线。

“你知道我把藏镜人赎出来是为了什么么?”赤羽信之介明知他不会感兴趣侃侃而谈,还是要说,仿佛是说给隔墙那只耳听的,折扇轻摇优雅纵容,“每个人都有软肋,我有,你也有,如果你看到了我的软肋,就抱紧我。”

“你在说什么?!”神田明显感到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四肢径自蠢蠢欲动。

又是那种感觉,有莫名其妙的重力压在他背上,他只能跪下来,如同一名虔诚的信徒,缓缓地,如同一只狗般向前爬去。

他在靠近赤羽的皮鞋,他想脱掉他的鞋,再亲吻那只脚,再扒光他全身的衣服。

赤羽笑了笑,就着鞋子踩在他的肩上,自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位者。

赤羽的力道毫无留情,他从肩膀往下碾压,先是胳膊再是胸膛,接着是腹肌与裤子。

这是一条迷彩裤,是东瀛军人惯穿的服饰,他的鞋就踩在神田京一引以为傲的部位上,轻重刚好的诱导下,乖顺地顶起了小帐篷。

“我接下来会告诉你,现在暂时先做这些。”赤羽顿了顿,像在权衡这个决定会不会出错,不过他没有时间多想。

男人侵略性的气息扑面而来,本来是一个温和的家伙,如今却不再拖沓,甚至在忠诚层面上用了狡猾的手段——拿起了角落里默默无闻的道具。

“军师,你说什么都好,我只能听了。”低沉的倾诉响在耳边,赤羽的两只手被手铐铐在架子上,冰冷的感觉挥之不去,以下犯上的战争现在才打响。

被抬起下巴的赤羽信之介眼里闪过红光,片刻的精明与睿智很快又沉淀,他会被吃干抹净。

“他将要讲的内容你感兴趣么?”任飘渺又换了一张“皮”,他现在是神蛊温皇。

他温柔的语气与无辜的笑容十分诚挚,两手捧着热咖啡,静静看着监视屏里上演的巫山云雨,偶尔哎呀直叹,好像接受程度不够,不好意思地别开头,又还偷偷摸摸去瞧。

比起任飘渺张狂的冷,神蛊温皇隐藏的质变更加彻底。

他估计是个非常害怕被拒绝的人,所以他没等任何人说出任何话就先一步做下指令。对于藏镜人是否见过他的DIY直播他只字不提,他已经习惯那种被捧上云端的感受,他不需要丰富的情感。

所以才说,契约者是中立方,不能将自己玩进去。

“听出我的意思了?”还未到达A区时,赤羽信之介费了好大劲才获得B区通行证,代替他上阵的是神田京一,为了赎出里边那个所谓的“战神”,他们先要做一件事,需要跟战神打一架。

我会输的啊,军师——神田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说过这样一番话,事实证明他确实快要输了,赤羽及时喊停加入战局神神秘秘说了一通,这才笃定道:“负责二十四小时监视不仅对视力不好,还会流失体力,愿意去A区看一看么?有个人,能引起你的兴趣。”

 





(待续)

评论
热度(17)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