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神赤】A区猎杀 5(结局)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神赤#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

*2018年情人节贺,谨以此文祝四位男神情人节春节双节快乐——现代监狱PARO,含性暴力描写,欧美三大同人设定之支配服从,私设如山。


*

第五章(结局)


不是当事人,不敢妄加猜测,但帮别人猜测是无关紧要的,反正谁都需要生存。

不会说对不起的人在乎的是别人的可利用价值,被史艳文扔在无法地带的藏镜人一度也以为史狗子有这种转变,如果他有,那么监狱里送他一间不无不可。

可藏镜人终究不会感情用事,架空B区是他的第一任务,不仅要监视所有可疑人员的行动,还要探查幕后。

想当然尔,就算任飘渺再有能耐,也不可能是一把手,这么大的结构体系是早就存在的,全部已经腐蚀见底,任飘渺不过是其中一名契约者,他相信,任飘渺本身深知这种因果。

曾经有过什么人建立了这个地方,再由着一些逃亡者自行繁衍仇恨,之后统筹归纳圈起牢狱,将仇恨扩散下去。

如今仇恨已经消散,只有不曾消失的玩心和对权利暴力的向往和崇拜,罪犯们最爱的就是这些。

谁不想当今天是世界末日看待?

任飘渺不知在这里待了多久,他单纯享受着可以享受的视野,反对声越高,对他而言越有趣。

所以他太适合当中立方,一方面避免冲突,一方面处变不惊,隔岸观火漠不关心,心情霁好时还会嘲讽别人。

他又觉得这样的发展不够全面,于是他提供自己的DIY视频作为推波助澜的导火线,他将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并继续孤傲,拥有极强自制力的他是个完美主义者,还洁癖到不到关键时刻不到任何现场,只通过监视屏来达到一切目的。

神赤二人的结合有点过于无趣,他远远没想到神田京一在被控制下也会自我反驳,甚至有着不想伤害对方的坚持。

其实赤羽信之介已经不太好,未被开发的穴突然有一日被大举进犯,无论是肌肉承受能力或是其他都远远不能跟上,男人自己的庞然大物和道具一同进出,已经破开原有的形状,使得那个小口狰狞而且贪婪。

好像想要源源不断吸纳更为粗壮的东西。

被铐住的赤羽胡乱晃着腰肢,最后被掌握在神田手里动惮不得。

两人的拉锯战不曾停歇,一旦尝到甜头就如同打开开关,谁都一样,特别是神田,这边要顾虑着上司的安全,那边就像一只被放出牢笼的囚犯,亲眼看着乳夹夹上上司的胸前突起还不由笑出声,笑得令人头皮发麻。

他上瘾了——赤羽想。

他大概还想说些什么——赤羽一直没有要娶妻生子的意思,这一瞬间这个想法更彻底,他要走的轨道硬生生转了折,这如若是他一开始的计划,那他是打算牺牲自己,还是牺牲神田京一?

原谅神田不够聪明,于是直截了当想到他的初衷,犹如受伤的野兽一般,凶狠操伐着他,焦切寻问着他,“你……为了救赎朋友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啊。”

“我以前也是个坏人。”赤羽的身体摇摇欲坠,被解下手铐后整个人落入他的怀里,两人一同撞向墙根滑到角落,最后,赤羽挂在了神田身上,他的弱点全被窥伺,他的前端还束着一根尿道管,大概是人生当中最狼狈的时候了。

可能因为太敏感,赤羽信之介哆嗦着交代了一次又一次,软酸的体内被如法炮制,神田食髓知味攻占他,每一次都射在里面,不管他的推搡。

“我……以前也是。”神田好不容易回了神智,提醒他别忘了自己。

赤羽坦然,“所以不是因为谁,不管是谁我大概都会这么做,不然这就不是我来无法地带的本意,至于神蛊温皇……这样说吧,只是顺带……啊——”

赤羽信之介和俏如来是朋友,史艳文要自己前来调查,俏如来再拜托了一回,于是才有之后的交集。通过只言片语藏镜人已有了眉目,为朋友赴汤蹈火,这想法真不错,换而言之,如果是自己,能否做到呢?

世上没有如果。

B区比起A区还是太简单了,靠武力解决的暴力大概是最简单直接的暴力,而A区的制约与条例规则是束缚在灵魂上的一道枷锁,永生存在,不会消灭。

思索间捕捉到一股视线,灼热的目光逼视而来,神蛊温皇似笑非笑眯起眼歪着头打量他,轻声说:“在你之后,我还在么?”

“什么意思?”藏镜人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听见。

“你可知我为什么喜欢这个位置?”温皇皱皱鼻子,摆出一副近乎迷茫的神情,“太久没有摔过,反倒成了遥远的责任,我的责任啊……”

他太聪明,说他半点端倪都没察觉谁会信?他也确实强大,当得知B区的战神来了后终于兴致勃勃,来了这么一丁点儿兴趣。

不过赤羽信之介真的很喜欢利用他无法收集的情报来将他一军,于是忘记了他也掌握着对方所不能掌握的情报,彼此谁都捏着最后的死棋,只待终局。

重新带着人巡视了一圈监狱,温皇目不斜视,却嫌弃地拉了拉衣服,看来他着实不喜欢这些嘈杂的喧闹。

两个人一同去公共区看大显示屏,里边的主角衣服褪去时藏镜人干咳了两声,水声乍起时藏镜人耳根都红了——很奇怪的,明明一个人看怎么样都无所谓,可现在就是感到尴尬。

温皇好笑地瞧着他,“我这个被别人看遍全身的人不是很不可理喻?”

藏镜人皱起眉,“你真的被亲眼看过?”

“摄像头无所不能。”温皇转过身,高跟长筒靴“咚咚”敲着地面,“他们会相爱的。”

藏镜人微微诧异,抬起头盯着他的背影半天,长长的影子拉向地面,围栏那头是夕阳,这样一看真的好久没接触到外头的风景了。

几步上前,藏镜人还怀疑耳朵出了毛病,问道:“谁?”

“我以为史君子已经放弃了这个地方,将它归我,让我结束它的性命,没想到,他使出了两张王牌,我也愉快了一把,还得感谢他。”温皇径自说道:“一个人不够独立,两个人缺乏热情,于是才有三个人四个人,无法地带的人不能出去,出去的不能进来,你是一个剧情推动者,却不是合格的监视者,当作是我的告别吧,罗碧。”

他第一次唤他的真名,并且头也不回,从一而终。

藏镜人蓦地想起脖子上这副项圈,纵使一直在,可终究没有下一步。

如果有下一步,神蛊温皇可会制止?这个谁都说不上来,温皇或许觉得这跟投降没有区别,会让他放开了去做,甚至还会嘲笑他,这不就是温皇最擅长干的事?

支配服从,体验一回也是可以的吧?藏镜人忽然有些踌躇焦躁,这份不舍来得莫名其妙。

 

 

他们会相爱的。

他们……究竟指的是谁?

  

 

 

 

(全文完)

 

后记

开放性结局,一,监狱会炸了,无法地带从此消失,任总假死但是没去找藏A;二,监狱没炸,由SPA的势力接手并且捣毁,藏A将温A带出去双宿双飞;三,还是这样的情况,没有变化但是两个人都在,继续让这个规则持续下去,并且契约启动。

温A的那句话是双隐喻了,一是神赤会相爱,二是如果可以,说不定我们俩也能相爱。之所以不点明,是因为没有这个自信,不想被拒绝,因为他们的立场不同。

仅以此文祝四位男神情人节快乐,永永远远幸福快乐!

 

 

 

 

 

慕卿。2018.2.14

评论(2)
热度(19)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