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青也】鸡尾酒别兑伏特加

诸葛青X王也

现代PARO, @香魂焚香 点的醉酒梗。


*

天机不窥,犹有可改,窥则命定,如若不然怎么会说窥天机折寿呢。

一个守口如瓶的人还好,作壁上观,冷眼看世间,不管不顾不入世,可是不是谁都这样。

就拿王也来说吧,他一旦窥见就要为当事人担忧,可这是属于他的技,他可以无视,自己心如明镜则可,然而他做不到,无法做到。

道说无为,可你要说他真的是无为却大错特错,这家伙有点太热心肠了。

摸索着神机百炼的奥妙,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沉迷,这大概就是八奇技的魅力。好不容易走脱魔障,诸葛青的心境却还没平复,他又窝在北京,刚挂断一轮接一轮的来电轰炸。

“老青啊,你是不是该回去了?上回你在意我的安全所以留些时候,我理解,不过现在我没事了,你可以走了。”高格调的鸡尾酒调了很甜的味道,并且旁边还搁了完全没格调的保温杯,王也就这样一边喝一口,像小孩子舍不得放弃福利似的。

诸葛青实在不苟同他的这个习惯,其一甜真的不适合自己,其二保温杯如此养生的存在就不要配合鸡尾酒喝了嘛。

而且这些兑了一丁点伏特加的量是绝对不会醉的,诸葛青喜欢的是稍显浓烈的劲儿。

“不用急着赶我走,反正你最近也闲着,我还能陪你聊天。”诸葛青毛遂自荐。

“得了吧,你不烦我都烦了,夺命连环CALL可是日以继夜。”

总的来说诸葛家特别温暖,每每他们通电话王也就会竖起耳朵听半天,当诸葛青越放越柔语气,那肯定就是他弟弟有话要说了,弟控属性不假,能唠嗑许久。

王也倒不是真的烦这种场面,他也觉得很温馨,毕竟他和自己的家人鲜少这样交流。就算有交流他也想着得过且过,而且要当作看不见很多事,这就是所谓的俗情啊,他终究是不可能做到避世,那就一一接受吧。

武当山上最多的是大米酒,米香纯粹,配合着饼干慢慢吃很有胃口。伏特加不同,只要搭配鸡尾酒走上台面那就是更讲情调气氛的,也需要慢慢品,却得将那些味道的细节酝酿个清楚。

王也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甜感在味蕾中消失了。

他可能又在懊恼自己,比如他提醒了张楚岚之后会不会出现任何的命运变化——他明明知道变化微乎其微,可还是愿意相信,因为并不想大家都不好。

命运就是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好比他和诸葛青,若不是他先一步为老天师化劫,他也不会直接对上诸葛青,也不会就此影响诸葛青的一生。

“唉……”叹的气如斯绵长,王也仗着北京瘫翘起腿,将戴着的鸭舌帽取下,闭上眼睛假寐,“我不管了,你要待就待着,随时欢迎。”

他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刷着光影,外头日光明媚,打在他的鼻梁骨上别有一番观感。诸葛青见状挑挑眉,伸长脖子一看,鸡尾酒见了底,保温杯里的倒还有不少,奇了怪了。

“你这么喜欢甜,小时候培养的习惯么?”诸葛青百无聊赖问。

“是吧,大概是,武当山上有人卖糖人串……”可能这甜味漫上了王也的脸,些许的酡红晕开,爬过耳根染上脖颈。

正在回忆的王道长估计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和初上武当山的经历,叹了两声,换一只腿继续晃悠。

诸葛青渐渐觉得手机不再好玩,锁好屏幕扔进裤兜,撑着额头侧目视奸,眯起眼笑得像一只狐狸。

这些天来连番大事,他们虽可以享受平静可都是一时半会,王道长经常为家人担心,没有这样放松过,和一开始登门造访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一开始王道长觉得你不太行,你一个初来乍到的还想在北京怎么着,不跟在我后头小心迷了路。

碧游村一行还那样,你一个人怎么能处理好,多一个人多一把手,我不放心就跟来了。

居委会王也同志对朋友的无私天地可鉴啊,这样一看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不足为外人道了,揣着也觉得舒坦,偶尔还为“只有我知道,而你不知”这个怎么样都无所谓的真相窃喜。

“老青,你说老祖宗为的是什么呢,知天机而不透露,是为引道指路,我前些年不存疑,最近是越来越频繁了……”王也双手交叉置在胸前,眼睛一睁一阖,蹭在沙发沿的发丝逐渐散乱,松松软软的仿佛跳入了尘世,手感一定特别好。

诸葛青目不转睛看着他,“你觉不觉得你很可爱?”

“说什么呢!”王也大着嘴巴指出他的不正经,“和你谈正事,别打岔。”

“每个人都要经历,经历了才不枉此行,你我不是神,终究要迷茫,有什么好奇怪。”诸葛青想起自己,也不怕被笑,“我还觉得老王你是我的榜样,我把你刻在心里天天念叨,巴不得对你说一句喜欢。”

“打住,你这个倒霉玩意还是算了,我改明儿去做个法事,求你现世安稳儿孙满堂。”浑浑噩噩的脑海里出现一个画面,大概还是在碧游村,也就是诸葛青撩妹的情景。

王也不禁啧啧称奇,心想这年头油嘴滑舌的调起情来简直是男女通杀、毫无障碍。不过转念想想这怎么可能是真的被“杀”,他又没缴械投降,真是。

“呃……”诸葛青盯着他,握着下巴沉吟,似乎真的在考虑。

王也又说:“这酒真碍事啊,我怎么就醉了。”

“醉着吧,有我在呢。”

王也狐疑瞪大眼睛,“你在不是更不安全?”

“我诸葛青也是懂如何循规蹈矩的,就像口感,我一朝受不了甜,就一朝不能接触这个领域,我其实也不想啊,可是不得不做,不然亏待的就不只是我自己。”诸葛青终于想起那杯鸡尾酒。

王也现在没有和他争嘴皮子的工夫,懒洋洋挥挥手,“你说得对,都对,我先睡会儿。”

“行。”诸葛青始终与他隔着一个沙发,末了勾起唇角笑了笑,“不得不承认,道长你确实可爱。”



无动于衷,却不一定不为所动。




(完)

评论(4)
热度(102)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