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玉碧】奶狗的忧郁

张灵玉X张楚岚 

 @左悸 点的文,地痞无赖专治傲娇,反过来,傲娇能熬死你这个无赖。有年龄操作,妥妥的年上和撩而不上^q^

 文/慕卿


*


罗天大醮这一战吸引了多少人的眼球,大众的目光终于从角色延伸到演员身上,去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

不过,由于前期实在低调,又是兢兢业业的奋斗党,因此不存在如小鲜肉那般走到哪被追到哪的情况,更别提众星拱月。

当然还有更惨的,比如出个门还被堵在角落。

张楚岚十几年没当大哥,学生时代厉害到飞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毕业后去北漂漂得浑身没劲,又麻溜滚了回来。昔日的城镇没变过,旧城墙刻撰着历史,倒映出来的却是现代人颠沛流离的日子。

跟前的男人不为所动,双手塞大衣衣兜,下巴微扬,好像什么都入不了他眼。

他周身萦绕着热气,长发如水草隐隐浮动,而其实他不仅待在死角,还被一条伸过来的长腿挡住去路,他愈发清冷,对方就愈发自在,咬着始终不掉的香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大明星,好歹有点危机意识行不行?”横七竖八倒下的人喊得凄凄惨惨戚戚,绘声绘色描述自己被打的过程,分明都是迅捷的身手,措手不及就被压制住了。

张楚岚这个甩手掌柜就算被赶鸭子上架也是没名头的光杆司令,听说他也能打,无非是要他来撑台面,还能做个沙包、还能报仇、还能讨回公道。

“让开。”见面一次又一次就压根没有新鲜感,特别是,他俩的契合度差到极点,倒不是说张楚岚性格多惹人嫌,而是张灵玉奉行着走与其南辕北辙的道路。

“以后下班绕个路,我也不想和你碰上面啊小师叔。”

“别叫我小师叔。”

“你不知道你在电视上多么风流英俊,武馆里的大家都盼着您凯旋而归呢,所以……什么时候回来?”

张楚岚收好姿势后张灵玉马上离开,大步流星还没走出可观的范围,右眼皮就狠狠一跳,显然就算脾气再好也有不擅长应付的事,“张楚岚,你我志趣不投,在一起难以成事。”

“我懂,不过也不妨碍我来寻你。”听多了教诲也不觉得烦了,说到底小师叔也就大自己十岁,也就是这几岁被师兄师弟们反复拿来念叨,以至于偌大一个馆子没有小师叔在就不成,谁都认为小师叔更适合接掌馆主之位。

毕竟他的辈分摆在那儿,他是上任馆主嫡传,身手不出意外也是最好。而今全馆上下仍是这样认为的,除了张灵玉自己。

张楚岚做了一回妥妥的尾行痴汉,跟在后头回了张灵玉家。偏郊的地理位置省去打扰,然而就算再怎么没心没肺张楚岚也甚觉同情,咳嗽着东张西望道:“真没想到,门口居然空空如也,说好的门庭若市送上门来的美女若干呢?”

张灵玉掏出钥匙开门,眉头微蹙,“谁和你说的?”

“背景音乐一响,我们就守在电视机前等你的戏份,每当你一出镜我就被挤到角落,都要被压扁了,你说呢?”门缝甫有光线,张楚岚就笑嘻嘻往里窜,快得跟猴子似的,他一来就倒在沙发,不得不说条件和环境好上武馆几百倍,若是为的这个,他倒信些。

张灵玉这一趟也走累了,本来尚可,往常回来还能捧着本书认真看看,现在拿起平光眼镜又放下,合上眼镜盒后脱去大衣,解着皮带往浴室走去。

张楚岚还小的时候视奸过他,腾腾腾推开浴室门两手叉腰上下打量,紧接着嘚瑟一笑,说长大后我绝对比你大。

先不论他为什么好端端开起黄段子,光冲着这么没营养的话张灵玉就直接左耳听右耳出。

果不其然,“大不大”不知道,反正随着时光流逝,张楚岚是越来越痞,不要脸起来谁都奈何不了他。

张灵玉以前很喜欢搁武馆待着,后来不想再原地踏步,便去追求一下新的生活。按照张楚岚的话来讲,这一点都不符合他的脾性,他不应该是这样积极向上的。

而其实吧,就算张楚岚再阳光,他的内心也远不及张灵玉明朗,张楚岚是活得通透,张灵玉是看得超脱。

物以类聚,又反其道,最是相像,可也截然不同。

“小师叔,回去看一眼吧,大家都想你。”张楚岚扯着嗓子喊,整个客厅都回荡着他的情真意切。

就算他STK过好多回,这回也是唯一一次被允准进入家门的,小师叔铁了心不理他那就是完全不理,五头牛都拉不回来。

每个人都有迫切想要得到的东西,如果得不到,那就用什么代替。

张楚岚就是这样惯而行之,他曾被簇拥在一群小混混的中间,不影响课业的情况下他闲不住脚步,哪都要参与,因而他就算没打架也被认定是混混头子,那副派头恶劣得令人发指。

后来不知怎地就被人告到了张灵玉这边,那时张灵玉还在演着龙套,他钟爱拥有独特剧情故事的角色,而且不想跃于人前,因此酱油总有他份。

那段时间张灵玉的态度超乎寻常,不仅常来晃悠,还不发一语不拉长脸,温温和和特别亲近。

那一瞬张楚岚产生了别样的心思,走着走着连远处的打架声也听不到了,凑过来想占占小师叔便宜。

张灵玉不抽烟却也不丢,别人递给他他要不揣着要不挂在耳朵上,当他摘下那根香烟,缕缕发丝带了些寡淡凉情的意味,惹得人神魂颠倒,张灵玉手指将烟夹了就送过去,成功堵上了张楚岚的嘴巴。

于是张楚岚学会了抽烟。

“唉……”昨日是昨日,昨日复昨日,日复一日,日都没日。

张楚岚瘫在沙发上意兴阑珊,暗自怼了小师叔不下十句话,马上又觉得这样不好。然后他将烟摁掉了,倾着身四下乱找,估计想找瓶酒喝喝。

张灵玉倚在门口半天,就看他如同小儿多动症般抓耳挠腮,闲闲披着的浴袍还没束紧带子,精瘦的胸膛颇有力量,胸肌线条很是饱满,走动起来亮堂的红能跳进眼底,衬着他的禁欲气质简直搅得人心神荡漾。

所以张楚岚才觉得奇怪啊,明明是这样好的人居然没几个粉丝,这年头,配角没人权了么?

“你坐着。”好不容易找到酒,还是放在储酒柜里的珍藏品,张楚岚在要不要开喝和要不要顺回去卖个好价钱两者之间犹豫不决,坏心思还没浮上台面,手腕就被捉住了。

张灵玉离他很近,就在他身后贴着他,淡淡的语气无比疏离,薄薄的唇不自觉擦过他的耳珠。然而耳珠就是这么不听话,狠狠打了个激灵,被撩得冒起了烟。

“小师叔,你也太可恶了吧。”张楚岚真想让外界知道一下这家伙的真面目,心里的计算指不定比谁都深。

“张楚岚,自己走不动别怪别人,扔个鱼饵就上钩,你有什么用?”张灵玉微微拔高的嗓音说明他被影响了,他挥别了属于他的空间,做不到目不斜视。

高脚杯被他好好摆置在酒架上,但他并没有去细心挑选,因此,从酒瓶里出来的那些晶晶亮的液体全入了他的口,一片莹润缀在他的嘴角,色气到了极致。

张楚岚喉咙一紧忍不住将他推到墙角,伸出舌头为自己搜刮充填酒的香醇。张楚岚真不是孱弱的人,这一推力道不小,而且侵略色彩也强烈,浓郁的尼古丁气息拓在他的舌尖,他如同一只虔诚的奶狗,就差尾巴也摇了起来。

张灵玉的表情很冷淡,可是他的手很热,他甚至不讲情面,大手一过直接往里探,从张楚岚的上身滑到腰窝,再拉开裤子拉链,臀尖与腿根全摸了一遍。

但凡他扫荡过的肌肤无一不火热,方寸之间燃起熊熊大火,烧得正旺,张楚岚恨啊,“小师叔,有你这样的?”

“去洗澡。”重新为他穿好衣服,张灵玉将浴袍也收紧了,拿过书戴起平光眼镜,镜片后头波澜不惊的眼神未能掩去一丝丝汹涌的波动。

短暂的交流谈不上调情,可这张楚岚二话不说就硬了,敢情躲他这么久根本就没去成长。

“洗了澡呢?”张楚岚挑挑眉。

“吃饭。”张灵玉给书翻了一个页。

男人和男人的追逐游戏,一个不叫停,一个就永远身在局中,永远到不了事不关己的局外。





(完)

评论(1)
热度(162)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