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金光布袋戏/主藏温】周公之礼 章十(ABO)

*前章回顾:序章章一 、章二章三章四章五章六章七章八章九| 本文CP:藏温、兔狼、撼竞

注(按十二律划分,感谢亲友们帮我捋大纲):

Alpha=太簇,Beta=离律,Omega=林钟,情热=葭莩之期


温皇饲梼杌,以身为蛊,以己入药;

 周公演敦伦,八音克谐,听凤皇鸣。


 章十、千机难解桃花事 已知春风挂技头

却说心血来潮的一场比试,却让罗碧惊喜万分,倘若不是当晚还有其他后续,他怕不会遵从命令。

苗王宫的军队驻扎在千机营,前后看也仅此而已,他们虽也勇猛,可比上不足,及不了天阙孤鸣的兵。

自然,亦是比下有余,千机营虽一干精锐,却许多尚未有丰足的阅历,不够有刀口舔血的自觉。

神蛊温皇去往阁楼翻一翻就不再见人影,那天停在他指尖的白鸽仍在。罗碧几次打从门前过都见其与野鸽争食,灿白色灰白色甚至还有漆黑色,个个点头如小鸡啄米,对着抛在那的小米一一下嘴。

没了温皇叨扰,感觉身体里的蛊虫也静默许多,千雪孤鸣照样天天来,初二到初五,除了去王宫赴宴就直奔千机营,牵了一大堆零嘴,应有尽有。

他讲讲围猎的故事,讲讲宫中的尔虞我诈,讲讲人才换代,总之他都感兴趣,但他都不是主角。

“王叔早就回去了,匆匆忙忙。”讲到这千雪稍微顿了顿,可能想到一些自己不曾拥有的烦恼。

他知北竞王乃林钟体象,可从未见过,王叔总是待在府上安安分分,又独来独往一人,身边只有亲戚,往往连自己都不好意思过问。

千雪自己是太簇,想像不到林钟的葭莩过程,不好揣磨,便不自觉投以仰仗,去比对起温仔那个挚友来。

他小心翼翼问,“藏仔啊,你可知道温仔情热是什么时候?你们……应该……”他说得不好意思,咳嗽着面红耳热,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罗碧无奈,瞪了瞪他,“既然说不出口就别问,你觉得有意思,我觉得没意思。”

千机营常年安静,没有林钟,因此罗碧也算是个“孤陋寡闻”的人。而且上回说得清清楚楚,他和温皇的关系干干净净,借个蛊调理,也能在上位者面前使障眼法。

可想而知,颢穹孤鸣那个人压根不曾料想还珠楼楼主还有这一着做法,从头到尾满意至极,看他俩过招拆招更是掌声如雷。

“不是啊……”千雪挠挠头,有些慌手脚,“我,我嘛,终于发现苍狼长大了,他都长大了,他也将遇上他的心上人,我得替他参考参考,若出来一个厉害的家伙,一不小心被勾去了魂那还了得?所以,我这不是想向温仔请教嘛。”

“那就找他,不用找我。”喝了一口极热的酒,胸腔里也暖烘烘的,不太冷的春节已经没有那点喜庆,歇假归家的有,出门扫市的有,窝着不动的有,罗碧,该就是属于后者了。

他还听说温皇没回缥缈峰,还是住在客栈,还是离得很近,还是想来就来,因此,完全不需要自己插手去帮倒忙。

不过,说归说,想归想,罗碧不想说,没说他不愿想,一想神蛊温皇其实是与自己不同的体质,会有时长一周或更久的葭莩之期,会按捺不住不停呻吟,就觉得嘴巴里仿佛塞上了鸡蛋,说不上话。

千雪见状,差点跳起脚,“哎,藏仔你这是什么表情?用得着吓成这样?很奇怪么?”

藏镜人皱起眉,“不奇怪么?”

客栈里的备物也就是随身物,不一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神蛊温皇转上一圈回到躺椅,按了按扶手,那感觉比不上还珠楼的贵妃椅,不够柔软,质地也不好。

他唉声叹气一边嫌弃一边饮茶,茶料还是客栈提供的景湖春,并非山上刚融的雪水来温烫,少却了那种口感。

眼看他的眉头都要打上了结,凤蝶没好气叩叩案,“过个年晓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卷个席子去千机营睡觉,或者要跟那个少将军同床。”

“耶~小凤蝶说的什么话?”客栈外就是闹市,由于房间选得好,窗户一关就将喧闹全数掩去了。

温皇摇着羽扇直笑,“凤蝶或是在羡慕,或是在担心,或是觉得我这一去不复返,让你落下一大堆难事,你一个人管不了还珠楼。”

凤蝶横他一眼,“你当酆都月是死的?”

“人么,不介意诸多追随者,他做的都是他愿做的,我又何必多去猜测一分?而且,还珠楼里的可不是苦日子,我待员工一向好,我向你保证,五年之内绝不会有人辞职。”温皇十分自信,纵家大业大,终究是白手起家,这比在夜深人静去缅怀儿时所住的族落要实际,他也早没有那种忧愁。

生意人懂得趋利而行顺风而行,不懂回头张望不会停滞不前,兴极,趣也,趣极,乐也。

“怎样了?”凤蝶突然八卦心起。

温皇想了想,“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假参半,你的作风。”

“我啊,对少将军很感兴趣。”







(待续)

评论
热度(29)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