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玉碧】上瘾(上)

张灵玉X张楚岚

@张慧慧 点文,撩而不上于是脐橙,你们真的热爱着这个梗( •̀∀•́ )话说又字数不够得分三章

中章点我下章车点我

*


*


上章


“小师叔——”

压抑的呼唤得不到回应,得不到的正在骚动,而情迷意乱。

张楚岚不是笨蛋,张灵玉懂,但是如果他想,只要他认为他需要扮演一回笨蛋,张灵玉就奈何不了他。

张灵玉跟随师父下山后就住在这里,房间在张楚岚隔壁,可见后者有多嘚瑟,每每都要上天师府微信群炫耀一把,内容无外乎是无脑又没营养的——

譬如你们小师叔在我手上,怎么,羡慕了吧?赶紧给我发红包啊,我可以给你们发龙虎山男神的照片!

其余人的回复一律四个字:不摇碧莲!

张灵玉一直是潜水专业户,常年不聊天只窥屏,发给他的信息没人回绝对不是因为不在,而是打字速度实在太慢。

这年头能找到这么一个不太会玩高科技产品的古董太不容易,说天师府过的都是老年生活吧也不尽然,明明师兄弟们个个特时髦,刷朋友圈堪比粉刷匠兢兢业业,包括自拍也是五花八门。

玉碧二人做梦也想不到能有同居生活,主要是老天师一个人来参加各大道观的聚会这事儿张灵玉第一个不放心,非要陪在身边,可陪就陪着吧,转眼人就一溜烟不见了,手机关机,掘地三尺也找不到。

张楚岚拍拍他肩安慰他,“别急啊小师叔,老天师没有陆前辈顽固,精明机灵得很,他肯定也想浪一浪,有什么事会主动联系我们的。”

“你可以不负责任,我不能。”张灵玉严肃极了,头一回板着脸不苟言笑,盯过来的眼神特别冷漠。

张楚岚搓搓手臂上迅速起立的鸡皮疙瘩,啧啧称奇。

小师叔比任何人都要一根筋,越传统的教条他守得越牢,你又不能怪他,他并没有错。倒不如说,这么较真的小师叔异常生动,能被他这么在意着也说明他真当老天师是亲人当天师府是家,他的品貌都好,人格魅力没得说。

张楚岚懒洋洋嗑着无花果,无语地想怎么没过一会儿就夸起对方来了,这发展未免也太痴汉。

侧目一瞧,难不成是头发长的缘故?小师叔头发长,颜色也好看,自己无条件倒戈有根有据啊。

“改明儿我带你去舞厅蹦迪。”他脑海里堆砌起了无数个夜生活方案。

张灵玉闻言更加面如黑炭,再一看这家伙晃悠的脚丫都快蹭到了自己身上,连忙伸出手捉住,拇指食指卡着脚踝,按了两按发现脚踝的形状出乎意料有点可爱。

他的力道很大,别看穿着衣服高高瘦瘦的,脱了可有料,张楚岚手机相册里有无数张偷拍,不禁就回味了一下这人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以及换衣服时迷人的锁骨和结实的肩胛骨,等到脚踝脚掌都泛起疼他才嗷一声赶紧拉回神智。

抬头一看,小师叔正默然盯视他,眼里漆黑一片,看得分明,“你做过什么我都知道。”

张灵玉差点整个人压过来,张楚岚越想挣扎就越不给动,这场僵持很像他俩的初见。张楚岚肯定要嘴硬嘴硬,“小师叔你已经老了,刷不动手机怎么找得到我的存档?我还有很多A了个V,你若有意,我可以分享给你,不收钱,全天师府只你有这个待遇,老天师我都不让……”

“闭嘴。”与其忌讳“老”这个字,张灵玉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张楚岚就是个人精,往难听了说还是无赖,赖掉很多登上天师府掌门的机会,赖掉不少老天师给他开的特权。

他全部能做到,却对外宣称自己无能,无能可不是无为,他早已有这种境界,活得通透而且睿智。

相反,在别人眼中更接近于仙人的其实早离不开凡尘,是最庸俗的普通人。

他羡慕嫉妒他,从以前到现在都这样,不曾心死,过去是自卑,现在是自勉,他不认为自己差,他唯一不想差过张楚岚。

一人之下一人之言,一人之言人云亦云,所以说人类这种动物多奇怪?

张楚岚崇拜倾慕他,他拥有自己达不到的品质,而他亦然。谁也不对谁说,也许这就是男人的笨拙,不失为可爱。

“唉,别这样看我,我只是想让你接触接触新环境。”张楚岚掏出烟盒却没想着要弹出来,于是重新揣了回去。他咂咂嘴叹了一口气,到头来还是屈服在小师叔的威严下。

他换了个姿势,心想你不去就算了?怎么可能,不去我也骗你去,正好最近愁着无事可做,这不,好不容易能活络筋骨,怎可放过?

张灵玉知道他不嘴上口花花肯定内心里开始弯弯绕绕,重新坐直拉好道袍,这就起了身。不过刚走出两步他又定住了,回过头说:“你就不能端正一些?”

张楚岚坐没坐相又犯着烟瘾,不敢抽可还在蠢蠢欲动,看着真让人着急。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可是他们不约而同已经觉得这样挺不错的,彼此之间有约束,还能戒烟,何乐而不为呢?

张楚岚倒早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犯上的瘾头了,他反问:“小师叔你啊,就不能油滑一些?我还真没见你笑过,真可惜。”

张灵玉眉宇轻蹙,左右看看着实看不下去,于是走起回头路。

他来到沙发后头将张楚岚手里的烟盒没收,顺带伸长胳膊按下那两条搁在茶几的腿,看他曲着手指还想点个穴,张楚岚赶紧正襟危坐靠过来,脑袋一歪凑着汲取的地方恰巧是张灵玉的下颌。

他俩离得很近,张灵玉像半抱着他,偶尔还被他翘出的几根发搔得痒,呼吸便粗重灼热了许多。

见他不安分还睨一睨笑一笑,张灵玉也不恼,“张楚岚,我们上辈子如果是一体的,那你就是我所消失的那部分。”

总结起来无非就是这样吧,极为相像又极为不像,从根本上两相矛盾的两个人。

张灵玉无奈无力,却也只能这样,他的无奈让他的语气变得无限温柔,他的无力又让他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低醇的声音好听到不可思议。

张楚岚微微怔住,脸上没来由地发起了烫。他故意使的坏还让小师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淡淡的责问有那么一点不悦,可是比高高在上不搭理你时好上几百倍。

张楚岚抬起眼睑,调笑地咧开嘴角,“小师叔,你在撩我。”

“……”

他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你能从里面揪出千百种意思。张灵玉目不转睛看着,不由心中一悸,二话不说走开,把他晾一边自我进行光合作用。






(待续)

评论 ( 8 )
热度 ( 2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