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藏温】相逢莫问姓名谁(上)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

*原剧向,童年时期,十岁奶藏和六岁奶温的初遇,不懂外面语言的奶温和准备教一教他的奶藏, @你家的叽八岁了 很想看的一个剧情,分上下章——我被可爱到啦!

*****


上章


巫教常年低调不与外界往来,邯卢族败亡后他们却突然出现在人们眼中,便也大概知道兴衰更替太过正常,不曾参与其中便失去任何与其接触的机会。

邯卢族研发的三途蛊暂没有引起轩然大波,出名得快,消逝得也快,锋芒一旦显露肯定遭有心人忌惮,各族不是亲朋亦非好友,纵使都属巫教也不可能称兄道弟,更何况情意甚笃。

然而邯卢族还兴盛时可以称为世外桃源,与忌族擅宰毒不同,以制蛊为长,他族不能比之。邯卢族长子名唤温皇,无姓,说是长子也只他存活,其余尽数夭折。

温皇年仅六岁,生得唇红齿白十分可爱,虽少言寡语,却聪慧,话一出口简洁利落,句句直指得失利害。

天资聪颖之人或受神明庇佑,或有幽鬼附体,常年迷信的族人日复一日教导儿女别与温皇玩耍,久而久之形单影只,也只有拥有恻隐之心的外来客人会同情一把。

而族长,不但不以为然,还觉得有子如此,多加培养早日冷酷果断,将来继承族长之位也顺风顺水,就由着去了。

三途蛊实非邯卢族镇族之物,凶蛊千种,对人对畜皆有分配,蛊常年与蛊主交集,人蛊可以互食而导致走火入魔,便也在早年区分规则,分禁蛊与害蛊。

无可否认的大事有一件,三途蛊使邯卢族势力壮大,族人纷纷知安忘危,外来客越来越多。年幼的温皇听不懂外来语,只知苗疆方言比比皆是,叽里呱啦的窃窃私语穿堂过巷,人人废寝忘食,无比陌生。

直到他转过身走出巫教界线也无人来拉住他,偶尔几个远远盯着看,怀里还托抱着子女,是怕他将他们带坏了。

蛊无大小,无尊卑,就如养蛊术,有礼仪有规矩有方法,这是先人传下,不可逾越之道。温皇年纪轻轻却记得牢,记得牢也无法与人说,婴儿肥的脸蛋圆鼓鼓的,头顶上发带飘啊飘,迷迷瞪瞪观望陌生的四周,颇有些无助。

“副将,你倒是快点过来!”

乍然一声喊,惊得野兔东逃西窜。听得懂的会立马伸长脖子去瞧究竟,看看来者何人,听不懂的只能绷直背脊,黑溜溜的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再怎样聪明也只是孩子,只能握紧拳头强自镇定。

“少将军——”

“哼,又忘了改口,叫我罗碧!”

灌木丛窸窸窣窣,副将这一趟是注定寻不着人了,好不容易上王城走一遭,回来途中竟就不能安分,好端端的半道歇息硬是成了狩猎,还跑错了边。

他深深懂得苗王喊召他们交趾族无非是看老将军的面子,再一看将军之子已然长大,先锋军仍是十年如一日忠心耿耿,便一早就打算囊括手中。

少将军背有中原人杀父大仇,万死不辞,本就不适合弯弯绕绕的心思,手一拱就答应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讨得苗王欢喜,听说还与一位小王爷交上了朋友。

“这是跑哪去了啊?”想再多何用,找人要紧。

罗碧待久了交趾,一看是新环境不仅不退却还跃跃欲试,追着跑的野兔飞了,他还爬到树上扒开树叶眺望,视野也明朗。

十岁还未是少年,不过俗话说三岁定八十,但看他眉目端正,勇敢活泼,将来必是潇洒人物。

他走得快,不一会儿就发现了猎物,左右瞧瞧又觉不对,哪里有不动、不说、不笑的猎物?

他围着他转,眼睛一眯凶相毕露,但其实好不到哪儿去,有形则已,有形他也还是可爱,好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就像叱咤在疆场无拘无束。他发现他被盯着看,不禁恶声恶气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家呢?”

罗碧这是要回家的,若遇上一个没回家的顿感不悦,非也要一块撵着回家去。对方就齐到他肩膀,仰起头看着他,没感受过这种感觉,竟会觉得神奇,不由也低下头认认真真观视一遍。

别的没觉得,就看出这人长得很是顺眼,头发也束得很乖巧,不像自己披头散发的。

“你不是他们巫教人。”从几何时起温皇习惯用“他们”而不是“我们”称呼,也不觉得有违本意。来人比自己年长,穿着亦有区别,入眼印象尚可,因此并不害怕。

他微有迟疑,歪着头思索半晌才想起是自己走出巫教,而不是外人擅闯。

他说话奶声奶气,话音刚落就见对方皱起了高高的眉,叉着腰瞪个良久总算好像发现了什么,敲敲手心恍然大悟。温皇很容易被带走注意力,自个儿也仿佛有了同感,眨眨眼点了点头。

因此他俩你看我我看你,都忍不住眼珠子滴溜溜转好奇审视,都忍不住抬步走。

不同的是罗碧一个步子迈得快迈得急,而温皇追不上,小跑跟在后头,小鞋子哒哒哒作响,声音还算悦耳的,有点不太高兴的罗碧倏然乐了,不时回头盯着他看,也许吧,整个交趾都找不出长成这样的家伙……

像只机灵的小动物。

 

 

 

 

 

 

(待续)

 

评论(4)
热度(26)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