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金光布袋戏/主藏温】周公之礼 章十二(ABO)

*前章回顾:序章章一 、章二章三章四章五章六章七章八章九章十章十一| 本文CP:藏温、兔狼、撼竞

注(按十二律划分,感谢亲友们帮我捋大纲):

Alpha=太簇,Beta=离律,Omega=林钟,情热=葭莩之期


温皇饲梼杌,以身为蛊,以己入药;

 周公演敦伦,八音克谐,听凤皇鸣。


 章十二、水月镜花人间事,风雨春秋各几年


“王叔,你……你不回答我么?”

早知苍狼有话要说,却不知原来是这样的话。千雪孤鸣被问得哑口无言,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他不禁去想是哪边出了错,怎会让苍狼的想法也一错再错,那到底是谁错,谁又才是“罪魁祸首”呢?

起因还得从昨日晌午说起,没事儿就往千机营跑的千雪早把这当成自己家,那罗碧就是自己的亲兄弟,有事说事,无事谈笑,还可以杯盏赴兴。

他带的是陈年老酒,中原的、西域的、东瀛的,托他的福罗碧总能一尝惊喜,酒是喝不够的。

这天天气正好,云舒风暖,咋咋呼呼冒冒失失踏进门来就呆了,怪只怪两位好友离得也太近,目不转睛对视,各自嘴角挂着笑意——温仔笑得早些,藏仔笑得晚些。

藏仔估计不太想笑,温仔更不会做鬼脸逗你,那便只可能不经意间被感染,抑或许你看我我看你久了都情不自禁想移开视线,倘若不能,万千思绪便泛滥开了。

太簇和林钟,能看着他们结缘,千雪当然欢喜,这样一来哪怕这坛酒现在用不上也不代表将来用不上。话说回来,罗碧总是斩钉截铁否认 ,如非自己再三强调,肯定也不会让他再进千机营。

“千雪,既然来了,怎么又要走呢?”还是神蛊温皇先开的口,直起腰来把玩羽扇,衣袂无风自动。调戏了一把见好就收,就算是罗碧又能奈他何,他可是什么都没做,他连苗王的命令都抛诸脑后。

如此低调的林钟实在勾不起太簇的兴致,他俩互相无反应,轻飘飘出现的气息转眼就散了,散落在还珠楼楼主神采飞扬的一记笑里头——毫无杂质、坦荡潇洒,根本无法想象的一面,那当是错觉也理所当然罢。

罗碧多少年都是这样走过,纵使是纯阳体质也曾因逆行攻体导致无法掌握更多,生门已锁死门未开,且做偏离十二律的异端。

温皇曾依照植入他身的蛊粉观察他的究竟,不时也会问起原因。

毕竟凡人不比神,阴阳天定不可逾也,强行抗争无非是天地不容,能知北竞王一二,怎么不知罗碧的身世之谜,能藏到现在不被苗王所窥,即便是天下第一剑也为之一振、钦佩不已。

“史君子……是你的什么人呢?”温皇从不避讳,也不怕惹恼谁,勾起唇角笑得耐人寻味,“或是将军之子对你而言更有意义,早行人,行于合适环境背水一战,再找亲兄弟正法?”

罗碧盯视他良久,要不是他伶牙俐齿都快忘了他们的对峙实乃双面刃,谁先出鞘谁就现锋芒,无一不例外。神蛊温皇轻功好,好到能在千机营自由走动,就算说他已翻遍地下室也不会有人不信。

“谁跟你说我和史艳文是亲兄弟?”罗碧的语气逐渐冰冷。

“非也,臆测而已,真假难懂。”温皇叹气,“交趾是外族,却也属苗疆,少将军宏图大志,为了报效也好,借以当踏脚板也罢,还不都是他人的一面之词?温皇是在抱不平啊。”

“哼。”冷嘲热讽,好不自在。

罗碧从来不觉得他该归往哪一方,他已是孤家寡人,又有哪里是归处,这个神蛊温皇情报收集能力确实无人能及,只可惜一叶障目,有时能看得出十分孤傲自我,强者遇强则强,无非是遇上感兴趣的,想要混迹其中浑水摸鱼。

“哼也刚强,好友是不打算说啊。”温皇失笑。

“别一下叫我少将军一下又是好友。”罗碧气得脸色发青,已经揪起这人衣襟,半晌却再无下一步。

温皇神色自若,“好友难不成要撕我衣服?我若衣衫不整,纵你是太簇异端,见我如此,合该从无到有日久生情。”

罗碧岂能被激,再生气也暗自压下怒火,“一面之缘不包括一念执着,谁都有底线。”

“是,谨听好友教诲。”

“别笑!”

“哈!这样较真,就不认为只是玩笑?”

“你本人恶劣,是不是玩笑无关!”

“哎呀。”

他俩一来一往,看似吵得不可开交可谁也没让步没进步,口头上的争锋分不出输赢。千雪孤鸣毫无办法,他完全插不进去话,意兴阑珊出来千机营才被喊住,让他留步的不是温皇又是谁,前脚后脚的工夫,是早就觉察到了。

“唉!”千雪忍不住怨艾,“怎么回事,才几天,你们的感情这么好了!王叔也是,不知在和天阙王兄商量什么,真让人担心。”

“哦?真的?”温皇自己都不敢点头称是,恍恍惚惚。

千雪和他你一句我一句,说的都是“没见过这样主动的林钟,有时候觉得真是胆大”诸如此类的感慨。可这就是神蛊温皇,温皇有什么可怕的?如是想想千雪又觉得万分正常。

以及北竞王,又何尝不是这样?他们皆是深藏智慧、毫无畏惧。

哪知这边忙碌,那边也有道视线,前来找寻自家王叔的苍越孤鸣搁远了眺望,站着怔怔不语,再也迈不开步子。

一回是不经意,两回是不小心,三回呢?不一定是他的猜测,他已得出答案,譬如王叔其实早心有所属。

“你……你不回答我么?”他锲而不舍在问。

千雪孤鸣听得脑袋嗡嗡作响,不禁道:“苍狼啊,你究竟想知道些什么呢?”

 






(待续)

评论
热度(25)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