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玉碧/青也】尾随的不一定是痴汉

张灵玉X张楚岚

诸葛青X王也

 @吊兰钟摆 点文,异人集会,四人联手。

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


*


异人集会进行了整整两天然而到场的全是边缘人,所谓边缘人那就是和公司没有半点关系,也不参与任何组织性的活动,想当然尔,当时的罗天大蘸也没有他们。

就是这样或有或无的群体,却能给你异样的不太舒服的感觉,如芒在背,而你,则被盯上。

张楚岚是最后来的,外界所称的“F4”也被他们从善如流运用,甚至建了个群方便交流。群里有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的小师叔随时提醒你,说真的,就算你拖拖拉拉也不可能迟到,不然不远千里小师叔都能够来惩罚你。

和他一样,王也也是这一类型,虽然发誓说自己绝对不会在这种场合里开天机,但也不代表他需要积极乐观地跑来,他又不爱上镜,巴不得宅家里做他默默无闻的京城大少。

 


【老王啊~】

【来了来了,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装了摄像头啊?】

【没有,我需要安装么?我还不知道老王你的行踪作息?】

【得了得了,受宠若惊,惊得我头发都掉了。】

【哎,我说你们都来了么?我怎么就没看见小师叔呢?】

【刚才不是还在念你?】

【也是,就念我时最凶了。】

【……】

【啊!小师叔!今天可是情人节!】

【没空理你。】

 


张灵玉刚熄了火,道袍上还沾着煞气,却不是他的。这股气息阴森冷酷,不像生人,粘腻枯无泛在周遭,使得行人也不禁打了个寒噤。

诸葛青隔老远握着下巴打量,观视久了才舍得近前,自然,他和张灵玉永远擦不出火花,张灵玉可不想和他这样对峙。

诸葛青眯起他那双狐狸眼,啧啧笑道:“湘西赶尸虽出一脉,却有不同的理想,除了一开始老张公司遇上的,当然还有更厉害的,看来道长这是着了一道。”

“已经没事了。”张灵玉甩甩水袖侧过身来,表情云淡风轻。总有人一出门就遭遇挫折,老天师让他来集会也是这个意思,说得让他出来走走,会有非同一般的收获——确实,打架是最快的收获。

“不过我奇怪的是,你不是八奇技的传人,可偷袭你的很多啊。”诸葛青唯恐天下不乱,甫一进来都懒得在群里聊天了,发现这边有异赶紧来,也早打开听风吟。是的,他一点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龙虎山的人可从来都不虚。

两人纵使话不投机半句多也没有及时分开,一个人不如两个人,周围暗潮汹涌就更需要合作了。

往常毫无名气的集会今年突然大盛,最大的原因便是邀请了一干参与了罗天大蘸的选手,远的那些就不说了,譬如东北的,自己还有事情做,那就近的吧,一纸邀请送到道观、蜀地和武当山,想无视都难。

长身而立的男人一暖一冷,各有气质,同行间自行能挥别叨扰,穿堂过巷都是风景,竟就能退却一些没必要的阻碍。

诸葛青虽然不能耳听八方,可不会遗漏掉风吹草动,观他不动声色,张灵玉瞥一眼就得出答案,终于掏出手机翻看群记录。

“有个不安定因素和龙虎山有连系,你认为我是该管还是不该管?”他淡道。

诸葛青摊手不置可否,“这是你们自家事。”

“哼,又能如何?”

张灵玉和张楚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上回还是在龙虎山不欢而散,其一张楚岚不仅在公共场所看片还呼朋结友,其二,纵自己怒斥他也从不反省,不禁恨铁不成钢。

道不同不相为谋,然他与他是道相同,而谋想不同,这张楚岚可不是如表象那般粗俗不堪的蠢货。

“你精通术法,看来不用我出手。”他头也不抬,修长手指专心划拉屏幕。

诸葛青悠哉悠哉打了个哈欠,大步一迈走在前头,“道长怎么会以为光凭我一人就能解决呢?”

“这个范围里擅长术法的就你?”

“哈哈,不止。”

“那就无须多言。”

“哎呀,道长真是从来不爱笑啊。我认识的有一人,不单单爱笑还每次都笑得不好看……”

王也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左瞪瞪右瞪瞪也没找出说他坏话的罪魁祸首。懒懒散散在大街上散步的他可谓是犯了众怒,他不想与人争,连动手都不想,能闪则闪,能避则避,因此埋伏在暗处的谁也讨不了好处,光听怎么可能知晓风后奇门的门道?而且——

开玩笑,就这点小伎俩还需要风后奇门出马?

因此只见他摇摇晃晃,不见他严阵以待。

 

 

【小师叔,我都翻遍半座城了还没看见你!】

【找我做什么,我们不用汇合。】

【三人行事半功倍嘛!】

【啧啧啧,老张你这是在撒娇么?一阵恶寒。】

【老王啊我两分钟前好像有瞥到你的身影,你等着,我马上来找你。】

【好好,来吧,反正也无聊。】

【喂!老王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跟我说的!】

【怎么了老青,最近你特别粘人是不是该反省一下?】

【……什么,别拆我台。】

 

 

说真的,就算王也不想到哪都和诸葛青窝一块也心如明镜,那诸葛青总是和道长有缘,按现在的情况来看猜也能猜到已经和灵玉真人汇合了。

所以这不过是参加集会,什么时候成同学聚会了?而且他们四个完全不是同学,哪里一定要结伴同行,这么羞耻。

“好想回武当山变成一只鸵鸟蹲着……”王也碎碎念完眉目一肃,片刻后叹了一口气闷头闷脑来到拐角。

张楚岚才是那个三心二意还能两不误的家伙,不仅跟小师叔要到了GPS定位,还一眼就扫到王道长的侧脸,虽然看上去无精打采,但也早看习惯了,会神采奕奕一马当先那才是真的恐怖。

张楚岚擅金光咒和纯阳雷法,张灵玉擅金光咒和纯阴雷法,均在术法群中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诸葛青一个奇门八卦能开到他最完美的范围,而他的“同行”王也,就算不想插上一脚也不得不将送来的暗号好好收着,走个八门将有心人的炁给卸了,好交差。

“老王啊,你和老青真是合作无间。”待到他好不容易松一口气张楚岚才上前,才不会没有眼力见地去打扰。

不过这俩也是挺可爱的,平时没怎么哥俩好地搭肩勾背吧,群里肯定也会被追着要回复,现实里就更有趣了,去哪好像都是一起,甚至费用还是老王出,冲着这点来说诸葛青空手套白狼的技术绝对一流。

“算了吧,他自己能搞定,非要我也跟着来,还不是看我太闲。”王也回过头微眯起眼睛,总算看清楚背着光站在那头的张楚岚。转念一想老张也是大忙人,那就只有自己没事做了,嗯——还不错。

张楚岚心里暗忖你也知道自己最闲。他上前来嘻嘻一笑,“既然完事了就去找小师叔吧?”

“这么快?”王也皱起眉头,短时间内还不想见到诸葛青。

“集会里有一百人又怎么样?有王道长你在怎么可能会有危险?”

“你别这么不摇碧莲,当自己不存在呢?”

“没啊,我这不是在捧你嘛?”

“免费?还是收了费的?”

“老王你这是,受了多大刺激啊,都怀疑人生了。”

反观自己和小师叔,越处关系好像越差了,本来以为解开了心结能好上很多,至少喝个酒不醉不归,可是那晚四个人的场合老王一杯倒不说,老青乐呵呵提着老王就开溜,剩下两人将喝酒硬生生喝成了茶,小师叔板起脸来训人可真厉害。

滴酒不沾不一定是坏事,可喝个酒能培养感情不是?张楚岚坚信就算醉了也是情真意切醉的,那是真诚那是无拘无束,哪怕面红脖子粗的他没有多少说服力,他也瞪大亮堂堂的眼睛无限在强调。

一想到他突然间变成乖巧温驯求表扬的姿态,张灵玉就浑身不自在。那天躲得再远也被亦步亦趋跟着,说那家伙是狗皮膏药都不为过,湿漉漉的眼神有这么一瞬不像人类,而像一只可怜的小动物——

至今仍觉得不敢置信。

“老王要来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诸葛青对敌人不感兴趣,随时在待机要见想见的人。

张灵玉轻轻一哼,抬起眼睑望向街道的尽头,果不其然已经有人在朝他挥手,那副热情洋溢样子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完)

评论(1)
热度(154)
  1. Bohea慕卿千余载 转载了此文字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