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藏温】不能被镜头拍到的二三事

今天展子的梗,多谢空无提供。



“你不见忆无心了么?”这话听得耳朵都要生茧了,现场还在说。

展台位置非常宽广,除了剧中角色的等身木偶外,还有演员也到场,台上正在介绍生、旦、净、末、丑的种类,而讲到“生”,则是文角神蛊温皇的登场。

无心在旁边捂着嘴偷着乐,肩膀都笑得一颤一颤,每回她都喜欢看这出戏,她说父亲和温皇叔叔的对手戏别有一番乐趣。

藏镜人不解地很,特别是这台词自己都能倒背如流,怎么那温皇还把视线抛过来,他这不是不想帮忙鉴赏演技么。

“无心,差不多就回休息室去,现在人太多,总有人会缠着你要你签名。”

权衡下来藏镜人最担心闺女的安危,由于参演的是布袋戏和布袋戏改编的真人剧,文化传承不可或缺,演员的出现自然是拉近三次元的距离,这其中三观当然还是最重要的。

藏镜人扮演的倒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有时候就算是直来直去也会被赋予贬义,往往当事人并不需要径自去解释。

他当初很乐意接这个剧本,温皇也同样,几乎同一时间拿到角色,几乎同一时间上剧杀青,也许吧,他们之间前世就是这样的连系,不然不可能把剧情诠释得这样好。

可下了戏就不一样了,温皇收起台本,台本里的内容只是方才遗落在空气中的遗憾,并不能带往现实。

他会跟着感叹一句,毕竟所谓的朋友也分三六九等,毕竟哪怕是朋友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虚拟现实一墙之隔,隔在你们的对视间,眨眼就断了。

他拖着沉重的袍服走向更衣室,助理陪在旁边嘘寒问暖,手里则捧着新泡的热乎乎的毛尖。

寒冷的天里喝一点茶已经是温皇的习惯,他喝完茶后助理就消失了,像约好了似的坐在外头玩手机。

现在只有一件薄薄的外衫披在肩上,穿的是V字领毛衣,里边还配了件白色衬衫,细长的脖子吹着空调里吹来的风,丝丝清凉掀起他的发,侧脸无比沉静。

鉴于时间场地并没有为每个演员充份的安排,总有人需要跟另一人配合,于是藏镜人没有被分到单独一室,他也必须用这个更衣室,并且和神蛊温皇排排坐在一起。

毛尖的味道飘散,冲得不太浓,淡香持久,藏镜人特地离他三米远,绕过宽长的桌子走另一个方向,再用眼角余光瞪视他——

和他手腕上戴着的手链。

“怎么了,好友?”温皇似有察觉,故意抖腕,手链上的珠子甩出叮铃声响,中间缀着的那颗玛瑙石特别好看,是亮金色的,宛若一颗小太阳。

他将它带到每个场合,却不让它损失在洗手或洗澡的过程里,保护得小心翼翼。

藏镜人自送他这件礼物开始就指着他赶紧搞丢或者破坏,但他都没达成自己的心愿,因而藏镜人慢慢地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会送他这个礼物,脑子进水了?

一边懊恼一边进去,说明连藏镜人都忘记了初衷是什么了。

“希望好友接下来的表现可以让温皇眼前一亮。”目送那道笔直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温皇的嘴角悄然勾起,脸上是惬意的笑。

他静静地等,不过三分钟而已,门又开了,不喜欢打扮觉得浪费时间的藏镜人穿上了棒球服套装,鸭舌帽搁脑袋上,冗长顺直的黑发倾泄而下,少却了冷酷,多了阳光朝气。

“你很闲?”藏镜人不想和他废话,论及话术他何其厉害,又不是没领教过。

轻轻哼了哼,又觉得有人愿意乖乖等着自己这一点很不错,愠怒便只在英俊的眉眼停留片刻,转瞬即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温皇无外乎是在提醒他不要在意私下如何,演给大众看的也是我们的恩怨,固然有增无减,千万别入戏、也别出戏啊。

想想无心,最近的言行举止确实神秘兮兮了,时不时面色红润对着手机喃喃自语,为人父亲的不禁警铃大作。抬起头一看,这温皇还似笑非笑,明里暗里的暗示做过千百回,大概也懂他在所指什么。

藏镜人顿时不悦,“无心去哪了?”

“什么?”温皇自在地啜了一口茶,茶水在唇间酝酿,酿得唇瓣莹润通透。

藏镜人横眼睨他,“我说最近风头正盛的大明星怎么可能会等我,原来是在打掩护么,你是哪个混账的帮手。”

“哎呀,说得好难听啊。”温皇状似很受伤地摇摇头,手机在他手里转了一圈,屏幕划开又暗下了,任何人发来的信息他都不搭理,“陪我等,在这里等。”

“我还有工作。”藏镜人这会儿怒火正在上升。

“哈,那还是工作为主,我替你等。”

那串手链一开始并不是送给温皇的,徘徊在店铺里不走的藏镜人正在思索该送忆无心什么生日礼物,正巧,温皇也在思考该怎么“讨好”闺女凤蝶才不至于老和剑无极来往。

两个空巢老父亲免不得相见恨晚,温皇聪明得很,一不留神就被他带走了注意力,等回过神来货架上好好摆着的商品已经被付了钱。

温皇美其名曰将来它会成为连系你我两家的信物,藏镜人不这么理解,他比较特别,理解成——它会成为我为无心介绍好对象的报酬。

言归正传,时至今日温皇尽帮倒忙,有他的参与无心的爱情即将尘埃落定,而藏镜人总是无计可施。

你不见忆无心了么?
——你想见她,我才能留住你啊。


“是这样吗?温皇叔叔原来不是热爱做介绍的媒人。”无心的语气永远这样纯澈认真。

温皇闻言笑了笑,“罗碧已经不记得认识了我多久,我却还记得他最初的模样呢。”

“这一点都不意外。”无心拊掌失笑。





(完)

评论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