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布袋戏/主藏温】周公之礼 章十五结局(ABO)

*前章回顾:序章章一 、章二章三章四章五章六章七章八章九章十章十一章十二章十三章十四| 本文CP:藏温、兔狼、撼竞

注(按十二律划分,感谢亲友们帮我捋大纲):

Alpha=太簇,Beta=离律,Omega=林钟,情热=葭莩之期


温皇饲梼杌,以身为蛊,以己入药;

周公演敦伦,八音克谐,听凤皇鸣。


 章十五、太簇林钟许阴阳 葭莩十二话相思

 一共寄出三封信,一封来自不曾露面或暂时不敢露面的东瀛东剑道少主,已知是与凤蝶有联系,若不是他,神蛊温皇寄出去的“平安信”怎会不知所踪?

礼尚往来,这对小恋人必要的沟通渠道也被温皇巧妙关闭几道,神不知鬼不觉。

一封来自苍越孤鸣的问候,王叔不再有回复显然让他焦躁,又无法收回当初的困惑,加上王宫事务繁忙,他注定不如王叔那般逍遥自在,一颗心便悬着无法着落。

无独有偶,第三封由信鸽衔来,起点乃北竞王府,终点无个目的,好像到哪都一样,抑或是有人深知信鸽会在什么地方歇脚,若它歇了脚,它便是累了、倦了、乏了。

千雪孤鸣最近老念着经,从三字经到道德经,无一不沾。说也奇怪,还在北竞王府时是怎么也不想碰,学习于他而言问题大着,他三心二意,三魂七魄都飞去了外头,哪里知道书本上写了什么。

可他现在明明还在他自己的地盘,谁也管不了他,他竟愿意悬梁刺股闭门不出了。这就好比六月天下起了雪、铁树开上了花,着实奇异啊。

这下连三杰聚会也干脆搁置,神蛊温皇适应不了,罗碧也甚是不习惯。

新年已过,千机营恢复勃勃生机,人人比起去年好像更精神焕发了一点,唯一的改变估计就是对温皇的态度,他们已对他的到来见惯不惯,无须指引也不用加些欲盖弥彰的辞藻,知他熟门熟路,就是与罗碧有关了。

要说那日天阙孤鸣亲访故地有何感想,怕都跑到竞日孤鸣身上去了,而今的他受人爱戴,旧日的属下敬他,今天的兵士们追随他,他只是一名过客,走过这里划上句点。

千机营上下默认罗碧是新的头儿,纵罗碧万般不情愿也被唤得朗朗上口,罗碧对此纳闷得很,他还尝试过要请战兵卫出山,可听人说了,那人也不在,可能出了趟远门,可能乔装打扮混进天阙孤鸣的军营,可能云游四方,这个——

谁知道呢。

千雪孤鸣没来的日子里罗碧与温皇大眼瞪小眼,气氛倒是比起一开始好上许多,只是莫名的“好”也不太好,不知不觉就升起暧昧。

罗碧没什么心眼,知道赶走尴尬的方法是说话,说不过也要说,一旦不说,温皇总能摆出一副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表情,那缓慢而漫长的注视游游走走,是能将人也给吃了的。

温皇“惩治”了一番“无缘”的女婿心情大好,说话语气也上扬。他最近来得不勤,可每回都红光满面眼若桃花,凤目往眼角勾着,看上去风采万千。

罗碧并非耳聋也不是眼盲,五感特别敏锐, 春天来了,太簇能看见进入情热的林钟,林钟也因靠近太簇而欢喜,毫不掩饰。罗碧免不得要啧一声,“我在这里待到老,你也陪到老?”

温皇目光闪烁了一下,沉沉笑出了声。他坐在树下捣鼓新游来的几尾鲤,凿开的池子不太大,树荫正好遮着,丝丝凉风拂着水面,鲤鱼们游得十分惬意。

他说得好,他要经常来,那他不能干等不能枯坐,不然无聊,那该如何呢?当然是熏风解愠、找趣得乐。

罗碧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有的池子,只记得有时半夜三更也哐啷作响,然而你若打开门往外眺望,望到的是一袭青衫的男人挥着羽扇赏着风景,面前时常还出现高度正好的石几,摆了好酒好茶或者小吃。

这人当别人家是自己家呢,无比惬意潇洒,就差举杯邀明月高歌一曲了,因而罗碧也懒得理他,关门继续睡觉去。

俗话说得好,有一就有二,偏偏动辄的不是刀枪和棍棒,于是罗碧开始怀疑这家伙究竟使唤了多少人,敢情还珠楼全体出动了?

“好一句情话。”罗碧那个问题温皇到现在才答,笑呵呵道,“让我想起前些日子,好友你都不怀疑地上是不是被蚯蚓松了土,虽一座小池不至于长成广厦,可它仍在你的视野里,你马上默认了它。”

“……”罗碧那是不与人计较,反正又不是自个儿的老家,千机营那是苗王势力,吃的是苗疆饭碗,掀个底朝天他都能睡安稳。

不过他不蠢,这话藏头藏尾,肯定不是指桑骂槐了,贬的不是那得指向褒义,神蛊温皇不就是在代入他本人么?他来来去去,从无到有,终有一天罗碧甚至因为无他相陪而感到浑身不对劲,是在说罗碧快舍不得他了。

有池,将鱼养肥了还能吃,有人,将人养肥了可不能装包袱里带走——罗碧轻哼,不想和他说话。温皇好脾气地笑了笑,当真不说了。

夜不萧瑟,酒酣耳热也被悄然抚平,十分安心。他已经忘了角先生有何妙用,不再怀念了,放在往常大概会不屑罢,现在却是如此简单。

树缝之间洒下细碎的光,他的身影映在里头影影绰绰,忽然他后仰起头来,执着的酒壶也仿佛摇曳起风声,“温皇有酒,但温皇想听交趾国无头将军的故事,由少将军亲口说。”

罗碧的目光在他脸上稍微滞了一滞,也许瞬间收获了唾手可得的温柔,而这温柔是连他也认为不可思议的。他顿了顿,鬼使神差应道:“你想听,我自然会讲。”

倘若讲故事的人口若悬河,听故事的人不发表感想便总差了些味道。千雪孤鸣不停叩桌,纵口干舌燥也毫无察觉,似乎还能将两位好友的关系捋个三天三夜。

他可不管哪里夸张了哪里又刻意不讲,他总是想到哪讲到哪,两只眼睛都是这样看过来的,还能收着掖着不成?再看眼前的男人,或恍然大悟或迷惘不已,看着真让人生气。

千雪不禁道:“你的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我能和任何人和平相处,何况温仔呢,而且温仔待我就如亲兄弟,我也待他是亲兄弟,哪有兄弟之间妄自乱……”

意识到这走向不太对,特别是对方脸色越来越差,千雪连忙打哈哈拐个弯,“苍狼啊,我说错了,藏仔和温仔也是兄弟嘿嘿!”

“嗯。”苍越孤鸣并无多余的话,邀王叔上门就是为了请他喝桂花蜜,君子一言。

他执起盅盏给彼此的满上,不急不慢,气质温润仁厚,看着让人舍不得移不开目光。他说:“王叔,今年九月与我一同等待桂花花期,好不好?”

千雪孤鸣看着他,心想怎么可能会拒绝呢,一边尝着桂花蜜一边后知后觉口中的甜蜜仿佛都已经融化了。

 
 
 
 

(全文完)


 

后记

发乎情止于礼,三对三种口味,怎么说呢,暧昧永远令人心动。

谢谢不嫌弃我的文笔*^ ^*

 
慕卿  2018.4

评论 ( 1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