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青也】无花入酒

诸葛青X王也

 @Void 突然诈尸来还债,太太点的花吐症梗,剧情和原意有点区别,算是一个私设

文/慕卿


*

 花吐き病(花吐症):


  「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的时候,人就会患上花吐き病。他们会从嘴里吐出花开,而触碰到花瓣的人会被传染…只有在两情相悦的时候才会好。」


*

冒牌道士到处起摊子给人算命,名声被搞臭了不少,最近还妄想来道观逛一逛,不过掌门没有参与的想法,其他师兄弟也早无视这些人,能够闯进来的无非是通过爬墙或者找了捷径,不然早被阻在门外。

他们进来也捞不到好处,奇门八卦阵伺候,能从早迷路到晚。

王也无所事事坐在房顶,嘴里叼着一根枯桃枝,手里把玩着手机。他需要关掉定位,某诸葛青年才不会找到他的位置。

说来奇怪,蜀中大族的少爷不知哪来的门道掌握了一大堆跟踪人的技巧,且屡试不爽,王也不管去哪都被逮个正着,末了不得不让某不摇碧莲同志帮忙兜个谎,这才能清静几天。

这几天安然无恙,王也反而生出不习惯来,每每盯着屏幕,脑袋里七弯八绕。

他正天马行空乱想,忽然一顿,脸色大变,双颊从莹润过渡到病态的红,忍不住抬起手捂住口鼻。仿佛是不可堪破的天机,要让他去应验突降的祸事,而他毫无还手之力,一股芳香从他的齿间溢出,接着是乳黄的花瓣,一朵接一朵,入了这个尘世。

惯常无争的道长,现在却难得狼狈地左瞪瞪右看看,生怕被别人瞧了去。他敏捷跳下,怔愣半晌懊恼地叹了口气,低头看手心这花,似桃四出,清新素雅,却不是武当山能见的。

他直奔后院去。

后院有酒,道观里常年种着桃树,全身是宝,桃枝用来铸剑,桃木用来做避邪桃符,桃果入药。王也平素里在道观干的多是懒事,坐在前院望望天,或跑到山洞里闭个关,后来还有了新爱好——酿起了酒。

把花阴干,浸泡15天, 至少在这15天中,诸葛青是怎么也不能上武当山来的。

其实蜀中还有青城山道观,道士们宽袖大袍束着发,走在路上引得人人伸长脖子来看,是真的如世外仙人那般潇洒清逸。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无可奈何,还不如亲近亲近较为熟悉的人,哪怕远在天边,也到底越过了那条线,多少可以出言调戏几番。

诸葛青坐在遮阳伞下,精致的竹椅和茶香飘出十里,而他,则是托着腮对着一支丰瑞花睹物思人了起来。

距离他俩见面已过大约半旬,半旬前张灵玉匆匆惶惶而来,说要找张楚岚。

从江西到四川着实要一些距离,若不是大暑临近相约着一起去登山,也不会聚到一块。只不过四川的天也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大雨滂沱堵了登山的路,连张楚岚也一溜烟跑了。

先不说那俩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先说说咱们的王道长,脸上写着一派无趣想回家,眼睛只注视着窗帘外头走来走去的长龙,偶尔心不在焉问一句:听说锦里有很多好吃的。

诸葛青盯着他笑眯了眼,还亲自为他泡茶,把他随身携带的保温杯嫌弃地放到桌角,再送他一盏纹案精美、工艺无以伦比的茶盏。

都说蜀地好茶,这泡茶的手法和泡茶的顺序都无比讲究,只看过诸葛青如何佻达,可真没听说过他也有这一手好本领。

王也静静看一眼,忍不住拿回自己心爱的保温杯,将原杯的倒了回去。他双手捧着感觉温度,皱着的眉轻轻舒展,说:“老青,我也该走了。”

“急什么嘛,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我们有很多话可以聊不是?”诸葛青觉得不舍。

“这天气潮得很,不适合我。”王也拉了拉袖角,仿佛能拎出一串水意,“以后还是去北京吧,三环五环兜风也比这好。”

“你还真把我的提议贬得一文不值啊。”诸葛青额头上冒着青筋,嘀嘀咕咕。

这王道长有时是真讨厌,不会因为自己的事而感到心情不好,反而会被别人影响。

就说这街道上,算命的有一就有二,可王道长说了,真正出世的道士深知占卜有好坏,因为它与天道紧密相连,真要稍作提点,还需多作修行,不是谁随便披个人皮都可以拍着胸脯说一道三的。

诸葛青心想:你好歹也想想咱们是来玩的,不是为别人玩的,怎么就不顾及下我的感受呢?

想来想去不禁委屈了起来,不一会儿谁也不吭声了,只有茶盏轻轻嗑碰,只有风声徐徐拂动。

将人比作花十分不礼貌,特别是男人和男人,更无谁更娇艳一说。有花叫丰瑞,如梅似兰,色白如雪,独活千年,花开千百苞,骈萃成朵,诸葛青就是想带王也上青城山,说一则这故事的。

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花没见着,却有人将花吐出来了。

王也的唇色很淡,花瓣从他唇瓣而出,嘴里有未干的茶水,这一点一滴像晨露,晶莹剔透,也能看出他的唇很软,那毫无神采的一张脸说不上突然丰富多彩,可还是被喜怒哀乐铺了个满。

“老王你……”诸葛青惊讶得不行,看得眼睛都直了。

王也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抹抹嘴巴,淡道:“你成天在朋友圈晒,又在微信群天天发图,谁不知道你的心思,我给你帮了这个忙,下雨就下雨吧,反正花也看了,哎,我也真是瞎操心。”

“等等?!”诸葛青心忖不得了,这人的辩才真的是了得,还能说成这种歪理?

“没事我回去了啊。”王也归心似箭,懒洋洋摆摆手,一双本来就没睡醒的眼睛仿佛马上就要阖上了。

生不在这里,死不在这里,却像饮了这方水土,长出这些花儿来。永远气定神闲的一个人,那瞬间竟很是尴尬,是恨不得让自己钻进地缝里,也是秘密被窥伺后的无所适从。

怎么办,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的,任谁都能看出诸葛青很高兴,嘴角往上勾着,正眼神灼灼看着他,不想放过他任何的神情变化,这让他自己都无奈。

 

【老王,我去了十几个地方你都不在,是张楚岚报的地点有误,还是你故意不见的?】

【倒是给我回答啊,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你这个%……#&%&……】


在诸葛青爆粗口的时候,武当山后院飘出了一阵酒香。又有人爬了围墙没被捉住,而且幸运地闯过了阵法。

王也像个难民般蹲在原地,皱着一张脸喝着酒。坚信桃树是宝物的他也坚信能克制万物,于是硬生生给桃花酒多加了项技能,那就是解花吐症——

事到如今不正视都难了,“非法闯入”的诸葛青居高临下,都想把他盯出个洞来。

“老王,别人得了这个症状,那是浪漫可爱的,说不定就能成就一桩姻缘……”不知是不是路途遥远,或者走得太急,诸葛青语气阴恻恻,“怎么到你这儿不仅成了马拉松赛跑,还得罪人?”

“你说什么呢?”王也摇摇头。

误会就是这样形成的,天意甚至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得了花吐症不要紧,那种花的产地正好是对方的故乡、又正好是对方想带他去看的花,那就太过诡异了。

这酒还没过15天,差了火候,因此醇香不够,还渗出点酸。开在南北的两种花,如若彼此真能克制倒真可以是美事。

他拍了拍裤腿后慢吞吞起身,头也不回往外走,“既然来了,就去我那儿坐坐。”

武当山的气候比蜀中好,日光暖洋洋的,在王也身上覆了一层毛绒绒的光晕。他摇摇摆摆走,仿佛一眨眼就要倒地上去了,诸葛青亦步亦趋跟着他,一边在想像他干脆就这样交代,还能抱他一抱,一边在计划一万种办法想办了他。

“我关定位是为你好,你也不想奔奔波波,最后落得手疼脚痛。”王也适时提醒。

诸葛青挑挑眉,“我并不是来看你,老王还是有点自作多情啊。”

王也微微怔忡,脚步慢了一些,“那来做什么?”

“赏花。”

“……”

花期一日不过,就有折花之时。诸葛青天天攥着那支丰瑞花看,最终还是把它给看凋谢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诸葛青没好气瞪了一眼王也宝贝似抱着的桃花酒,决定鱼和熊掌都要兼得。

王也冷不丁说:“你下山去吧。”

“我是真觉得自己受欺负了,需要上武当山讨个说法,找你解决不了,难道我要找你们掌门?”诸葛青不要脸起来连自己都信了,因为他确实挺委屈。

王也有点无语,“你想要个什么说法?”

“比如你喜欢我之类……”

 王也哑然——


只是这喜欢,真的是这样吗?

过于巧合的巧合若真是真相,那是应在了谁的身上。

 

 

 

 

(完)

评论(8)
热度(58)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