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玉碧】怂到用时方恨少(上)

张灵玉X张楚岚

  @桑柳六六六 点文,原话:想看楚岚的守宫砂被小师叔破掉,R18车,不用怀疑攻受,张楚岚永远反攻未遂

PS点文楼长期有效,点我


下章链接

*

都说男人无宫可守,可若真守下来,那是痛苦难挡。张楚岚顶着“张处男”名号这么多年其实也算是习惯了,特别是那次聚会醉酒做了史无前例的脱裤PLAY后,个个如今看见他都要笑一笑,笑得他浑身寒毛直竖。

好吧,处男怎么了,不就是不能被滋润么?退一万步来说,那守宫砂遇到真正想上的人是不管用的,他能到今天还是处男没有别的原因,一个字:怂!

小师叔之于他来说就是求而不得的人,做梦都想上,可是没那个胆。又不敢喝酒,万一再上演上回那事,那他在小师叔面前就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俗话说再怎么没脸没皮的人,都想在心上人这里留下好印象,估且称他为可爱的处男情节也不无不可。

这天张灵玉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身上一重,仿佛压下了千斤鼎。习武之人就算不睁开眼睛也多少能了解四周发生的情况,第一反应是这人看着瘦,怎么就这么重。

张灵玉的房间有三十几平方,在天师府中不算是陋室,只是平素里清心寡欲,不摆奢侈家具而已,因此看着也怪冷清。

房间所处位置当然也不偏僻,窗户外头有花有草还有大树,炎热的夏天可以遮荫扫暑,月光从叶缝间透进来洒下星星点点,添了些风雅,来到这里的人也跟着高尚了不少。

大半夜地搞袭击不仅要做好周全的计划,还得趁着黑灯瞎火才好办事。张楚岚悉悉索索动手,解了自己的衣带再解小师叔的裤带,做得是分外熟练。

傍晚两个人在树下下棋,张楚岚十有九输还十分高兴,整得张灵玉一脸莫名其妙。

这厮鲜少来天师府,说到处都是规矩烦人,一不小心就会被老天师绑了去传度,一不小心就会想起以前爷爷给自己刻守宫砂的悲惨经历。每每听得这些,张灵玉就觉得生气,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自己的痛处,还非要多踩一脚。

而今张楚岚勤勤恳恳只为了要上小师叔,房间门口一只黑猫经过就吓得他炸起了毛,裤带被他“咻”地一下整条抽了出来,还打在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上,痛得呲牙咧嘴。

小师叔之所以睡得这么死他觉得很能理解,因为缠了对方一整天。

低头看去,小师叔的道袍现下松松垮垮,乳首与结实的胸肌都沉睡着,胸膛在轻轻起伏,肚脐眼也显得可爱。光线不太好,可就是因为不太好让这副景色若隐若现,格外色气。



点我上这辆还没加满油的车

  

 

 

 

(待续)


评论 ( 21 )
热度 ( 16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