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将琴代酒,缱绻思慕,平生自有分。

▲万年1V1,不拆不逆,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喜欢的作品(已产粮或可能产粮)
金光布袋戏/霹雳布袋戏
海贼王/小英雄/一人之下/凹凸世界/阴阳师/恋与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特别提醒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青也】狐狸的贪婪(上)

诸葛青X王也

@寂光 点文,原话:想看懒散的王也道长因为发情在诸葛青面前的样子,被肏到说不出话来哈哈哈哈(*/ω\*)上床的时候诸葛青奋力欺负王也道长,下床的时候王也道长一个土河车就过去了!!(*/ω\*)

ABO设定,分上下章开车,注:老马友情出演,我错了,我下次会给他幸福的X


*

一个称职的OMEGA不会和命运作对,而是乖乖等待着被ALPHA享用,甚至恨不得被无数个ALPHA围攻。

王也作为反其道而行的OMEGA,做出了发个情不出门、把自己困在屋里、手机关机、不进食这等行为,他也并非一定要做世道的英雄,而是当劲儿倔强起来,几头牛都拉不回。

关于这一点诸葛青是要负全责的,而追究起来得说到他俩的初识。

王也的朋友就那几个,有些还成了诸葛青的朋友,异人们都喜欢成群结队,一个公司的反而走不到一块,再加上ABO世界有种不可抗力,因此OMEGA越想离ALPHA远些最后越会不由自主被吸引,反之亦然。

某不摇碧莲同志倒好像没这烦恼,平素里靠个阳五雷东走西跑的,谁都拿他没办法,一物降一物吧,也不是这么说,王也每次和诸葛青对上都觉得老天爷眼睛瞎了,每次逃跑姿势都一样,灰头土脸甚是狼狈。

燥热的天、燥热的身体、和燥热的内心。王也在最要命的时候曾被诸葛青撞见过,那回刚好结束烧烤大会,八绝技传人相约着还要吃光下一摊,于是亦步亦趋离开了。

王也和马仙洪有说有笑,马仙洪这个人诸葛青也是有所了解的,自问碧游村一行纵使不知根知底也不打不相识,而且还有更深一层的渊源,因此忍不住多看两眼。

同样是ALPHA,老王分明接受马仙洪而不接受他,他不禁觉得好笑。马仙洪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当然,“好人”的定义有千万种,就在座这几个人来说,只要是ALPHA体质的,都不可能不对OMEGA存有非分之想。

王也的信息素极为浅淡,像清晨的荷香,花叶还渗了些雨露,高洁素雅,凑近了才能察觉。月光下王也倒与这份气质十分相衬,他不表现得慵懒,他便是武当山上下来的世外高人不食人间烟火,他若有一份闲情逸致,他又是潇洒游方客,随遇而安。

鲜少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比如不是OMEGA先投降,而是ALPHA先为之倾倒。诸葛青一边不想承认自己拥有这个心境,一边用听风吟偷听那两人的交谈,暗自腹诽马仙洪。

两A相见毫无相见恨晚之意,他恨得牙痒痒的原因是老王竟然这么无防备,就不知会有人虎视眈眈么,他还恨为什么只有自己被驱之门外。

马仙洪其实已经十分低调,奈何“怀璧之罪”,隔老远都快被诸葛青瞪一身窟窿。他有点无奈,“你下次别再邀我,我不会再来。”

王也看向他,“你自己说的,如果我在,你就会到场。”

“也有事不过三的道理。”马仙洪仰头喝完酒,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

好人没做得太“好”,坏人没做得太“坏”,就会有两相矛盾的困扰,马仙洪至今仍有,因此他不想和王也过多交集,因为这个男人会改变自己。有一便有二,马仙洪侧目一瞧,发现有人比他还惨,便释然了。

王也不曾喝酒也摇摇欲坠,拒绝拼摊赶紧走人。

大半夜的出来,首先不是要避开孤独,而是要在放纵之前清醒一回。王也很懂自己需要什么,他不是圣人,也不风流,可不代表他不会利用人,利用气氛减轻自己的痛若,那么多一样罪孽也无关紧要了。

他不觉得他有对不起什么,世道如此,各取所需,马仙洪会来,诸葛青会跟踪他,全是意料之中。

王也满心以为诸葛青的信息素应该是狐骚味,谁叫他看上去很像狐狸的远亲。

此时此刻在寂静无人的夜里,街道上唯二的两人太容易遭受命运的安排,诸葛青并非霸道之人,也没高到哪里去的气场,曾经罗天大醮对战还历历在目,曾经诸葛青没这么看重他。

王也不想被绑定给谁,他觉得他就应该当道士,哪怕他回到北京发现自己无法远离俗世,他也应该独善其身,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他想着想着,呼吸急促了起来,胸膛剧烈起伏着,额头上爬满了汗。他能清晰捕捉到靠近他的ALPHA的气息,他很想说他讨厌,可他的身体爱上了这种感觉,犹如嗑了药般贪婪地去闻,紧接着唇瓣如同一片旱地,逐渐干枯。

诸葛青望着他稍显佝偻的背影,歪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小巷里连路灯设施都陈旧,一群飞蛾绕着扑火,底下有数不清的被人丢掉的烟蒂。学成的异人和无法学成的异人以及普通人各有不同的生活,OMEGA和ALPHA的差距也相同——

如果没有本领,不仅被食物链淘汰,也被同僚所淘汰。他自己向来是高傲的,如果没有遇上王也的话。在王也之前他认为自己无人能敌,在王也之后他的想法沉淀了下来,学会谦虚了,也学会认真端量他所接触到的这个人。

人活一世,俗气点没什么不好,有所追求才有所进步,才有理由站过去,而不是仅仅窥伺。

他摸索着衣兜拿出手机,快速在上面敲了一行字,敲完又放了回去,感受着慢慢加快的心跳。

OMEGA的味道一点儿也不甜腻,他需要屏息凝神去挖掘,待到一股清淡的馨香将他包围,也一同抽空了他所有的思绪。他第一次、在这里、由衷地、想上老王。

他也对天发誓,他妈的他就是嫉妒马仙洪了,也没什么好揣着的。他是明白人,老王也是明白人。


 

——出来玩就只能回临时住处了,这里是成都,还是让本地人给你带路吧。

王也默默盯着手机屏幕,末了默默收回去,扶着墙一溜烟拐了个弯。

王也太依赖武当山的环境了,他熟得很,想窝哪儿度过漫长的时间都自由,谁都不会来打扰他。他还有“专属山洞”,他还给它起了个名字,他偶尔也会DIY,右手很亲切。

从来没想过会因为谁而改变自己,所以只能对“自己说不定会改变别人”这种说法感到无力,张楚岚说他看着像个神棍,其实就是个老好人,特别好欺负,他不管听几次都要啧啧出声,他没有要做最特别的那个,但是他的所作所为都被认为是特别的,那是谁的错呢?

那次他逃得很快,他越是知道老青的心思,就越清楚自己的立场,老青受他影响太深了,他若也跟着沉沦下去,那两个人就得是万劫不复——

这样理智思考的他,最后却在床上把床单抓成一团皱褶,身体被欲念俘虏化作病态的融化掉的春水,左腿和右腿交叠着,身下濡湿一片,像被扔到岸上快要奄奄一息的鱼,抬高下颌鼓动鱼鳃找寻氧气。

他的手机在不停振动,看着“诸葛青”三个大字的来电显示,他通红着眼睛想的第一件事不是要接,而是不想关振动,借助振动的手机来做其他事——有过无数次的发情期,这一次却是重重打了王也的脸,他深吸一口气心想:

完了。

他骨子里记住了老青的信息素味道,距离上次也不过三天而已,这三天他次次都体会到了有别于昨日的饥渴。人是贪婪的,先不论诸葛青是有意还是无意,贪婪的人谁不想疯狂一次……

王也不知不觉蹭掉了内裤,绷直的小兄弟血管浮凸、吐出一串串黏糊糊的液体,看着这样糟糕的画面,他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喘息不定的嘴巴,甚至疯狂地在上面咬了一口。





(待续)


下章链接

评论(18)
热度(90)

© 慕卿千余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