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千余载

☞随缘性写手慕卿,爱好广泛但不混乱,墙头多但是冷,过激攻控万年攻吹,CP洁癖,对同好热情,拒绝KY搭讪。

☞站内所有文禁转载禁改动,笔者有精神洁癖,想为自己本命做好事烦请自己动手割腿肉谢谢。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R18车若崩了可以直接去无水版外站看,我的LOFTER首页有链接,如果实在懒得动手可以等我下次开车,OJBK

© 慕卿千余载
Powered by LOFTER

【藏温/神赤】A区猎杀 1

*文:慕卿

*CP:#藏温#藏镜人×神蛊温皇、#神赤#神田京一×赤羽信之介

*2018年情人节贺,谨以此文祝四位男神情人节春节双节快乐——现代监狱PARO,含性暴力描写,欧美三大同人设定之支配服从,私设如山。


*

第一章


门口站着的两个男人犹如天神般高大伟岸,却不是谁都凶神恶煞,这让徘徊在外的心有余悸地抬起手往手心哈气,眉头紧紧皱起当作什么都没瞧见灰溜溜离开。

无法地带里谁都穿了粗布衣服,为了掩饰自己甚至于总扭扭捏捏地挪起步,双脚行走也呈着内八字。

巡管者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巡逻,没有治安官的这里巡管永远最大,然而我们并不是在介绍他们。

巡管以及监事全来自一个建筑物,它位于城镇中央被星罗密布的森林所包围,是一座封闭的监狱,进入这里的每个罪犯或多或少是个人物,而且每个第一眼看见的都是一张公告启示,就贴在监狱长办公室的窗户上,旁边绘了枪支图案,用多国语言写着——

【希望你离开时,你的屁股依旧完好。】

“任SIR。”

推门进来的男人拥有监狱长身份,不过这个并没有多大的意外,他穿的是高跟长筒靴,手里还拿着一条鞭子,他还是个迎接新客的暂住人,并且拥有一个好看的头衔,叫做契约者。

最近他处在极端危险的氛围里,监狱公共区常会杵着很多仰慕他或崇拜他的人,而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公共区直播,当中内容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反复回味的。

也许——只有赤羽信之介能够胜任倾听的角色,尽管他们之间不是征服和被征服的关系,反倒是痛快了,又旗鼓相当,各自无所谓,见面亦坦荡。

纵使有通行证,这公然出现在无法地带也要被拘留几天,赤羽来自东瀛,陪他远渡而来的只有一人,名唤神田京一,就待在外头。

任飘渺面前遍布监视屏,各种各样的通道画面同步反馈,包括监狱之间的动静也不是秘密。他的目光经过通行区大门时微顿,掠过那两道魁梧的身影,沉吟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任飘渺,你我大约有十年没见了吧。”赤羽开门见山自己找位子坐,合身的大衣配着压得很低的爵士帽,手套则如血一般鲜艳。

他像一名中世纪的侦探,带着计划与目标造访,并且将带着答案和结果离去。

“军师大人。”任飘渺不急不慢叩桌,意有所指说:“上回你是只身一人,不同。”

“我只带了个保镖,给你们造不成威胁。”赤羽不置可否,“‘军师大人’这个称呼能收一下么?不管多少次你这个愉悦的语气总是没变过。”

“我这是唯独对待你才如此愉悦。”任飘渺和神蛊温皇不太像,岂不是?虽然眉眼中有点重合,但任要更冷酷寡情一些。

据闻监狱里的关系是交由他判定的,他是一个特殊的身份,契约者本身守着一个规则,那就是自己不能玩进去,还据闻他在无法地带里做过建筑工地的工人,下了井后每天扯开嗓子喊,久而久之培养出雷霆之范——

这个谁知道,嘴长在别人身上,一传十十传百,真相不在这里。

以前守在外面的是几个皱着鼻子没见松开、且是罕见双下巴的彪头大汉,如今换了个人,和神田站在一起,似乎还有说有笑。

任飘渺话音刚落,眉宇间还堆砌着睥睨与施舍,这是他惯有的待人态度,赤羽和他算是朋友,也可以说算是敌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跨洋来到这里绝对不是只想坐下高谈阔论。

赤羽不急着解释自己是不是还带来第三人,“我想你已经为我安排好罪名,这个额外送你。”

他递来一份封好的留言函,精致的和风图案以及封面,正是东瀛常备的通信手段之一。有了这份留言函,赤羽信之介不仅能够在此逗留许久,还能提前报备安全程度,谁都不会再来追踪后续,可谓能做得滴水不漏。

他修长的手指很好看,推着书函过来,手边还落下一颗糖,较之尔虞我诈贿赂方式层出不穷的其他手法,他的举止言谈优雅又不失礼貌,和他仅有一面之缘的大概也会卖他个面子。

然而任飘渺似乎不吃这一套,他只收了糖,一边剥开糖纸一边勾起唇角,这是他今天的第一记发自肺腑的笑容,“不劳军师大人费心,我想你的上司已经收到我寄过去的信了,你就安心在这里歇脚吧。”

“哈。”赤羽挑挑眉,一点都不意外。

任飘渺继续道:“现在你可以向我介绍,除了神田先生外,另外一人是谁。”

“史家有两兄弟,史君子知性大方,而他的弟弟罗碧——身手了得,我把他从B区监狱赎了出来。”

始终在观望的男人这会儿转了个身,偷偷摸摸走出几步,再回头伸长脖子来看。

顺着他的方向寻去,是观察间的动静。他们从门前转移到观察间,虽然天花板上和四面墙角空无一物,可要说没有针眼监控器着实没人信。

他一双手垂了下来,左右踱步,还不忘朝另一人送去注意力。后者交环着手仿佛失去了所有视野,眼瞳里入不进任何参照物,张口淡道:“你要探望谁?如果监狱开放探望,那我早把它夷为平地。”

 “怎么回事?”神田京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军师从来就没把计划一一透露给他听过,他自己反懵了,“没说要探望,早知道从B区赎人还得通过A区同意,我会请求军师别做多余事。”

男人好像听到什么很有趣的事,“你觉得赤羽信之介在多此一举?”

“这个地方就算在东瀛也没几人知道……不,应该说只有军师知道,我也是后来才知情的,他和契约者是熟人。”

“然后你会被送进去。”男人凉凉补上一句。

 





(待续)

评论
热度 ( 22 )
TOP